旻之渔

微博【旻之渔】,搬运请先要一下授权。感谢各位喜欢。爱你们

小江湖【二】

我,谷丞,打钱。

二十年前,如果我说这句话,估摸着满京城的达官显贵会排着队,腆着脸给我交银子。

可毕竟二十年过去了,如今我在酒馆儿吃口饭没带够钱都要遭嫌弃,挨上小二一顿臭骂。“臭小子!知道我是谁吗?这么给我说话!”我叼着一块馒头,站在酒楼外破口大骂。

“喊谁臭小子呢!咱俩差不多大!叫个鸡儿!没带够钱你他娘还有理了?!”

我的满腔怨气在听到那句“咱俩差不多大”消耗殆尽。瞬间的身心顺畅令我态度不自觉大幅转弯。

“算了,不跟你计较,以后说话注意点……”

而后我在对方的骂骂咧咧中,万丈光辉地走出街道。

等到拐进旮旯缝角里,我堪堪吞下最后一口馒头,而后从衣襟儿里掏出来一条掺了金丝的帕子,上面显出那人熟悉的字体

“丞,我不行了,速来,想你。”

“去你妈的。”我暗骂一声,把那娘不唧唧的玩意儿塞进袖子里,“早干嘛去了,死了通知我一声。”

而且,这厮完全没有考虑到自己九五之尊的身份,还当我十几岁过水无痕呢!整个皇宫戒备森严,我直接飞进去不得被射成筛子!

唉……

抱怨归抱怨,骂娘归骂娘,我还是得去看他。

为啥?

你说为啥?!

因为他就算快嗝屁了,也还是皇上。万一心怀怨恨,临死了给我整个通缉犯的名号,我这后半辈子怎么过,你说说。

就算不扯那些有用没用的,我可是早就脱离了一人吃饱全家不饿的单身贵族行列,我山上的豪华行宫里,可住着我小女儿和傻儿子每天嗷嗷待哺等着我装神弄鬼养家糊口。

虽然他们都叫我师父……可我把他们当崽子养。

我儿子脑子不好使,我女儿可机灵着,在她稍微懂点事儿的时候,就开口问我:“师父,你看看我都长大七岁了,你怎么一点变化都没有,我看起来跟你差不多大了都。”

“没办法。”我一边把黄瓜拍泥糊在脸上,一边不耐烦回复她,“老天爷赏口饭吃,长这么帅为师也很苦恼啊。你看看,有些姑娘都能当我孙女儿了,还一个劲儿惦记着当你们师娘。”

“师父,那我们师娘呢。”

“没师娘,师父老光棍一个。”

“师父,那你屋子里挂的那幅画像里那男的是谁?”

我拍泥的手一顿,忍不住责怪起来:“宝贝儿啊,下次进为师房里给为师说一声,你也老大不小了,为师和你男女有别……”

“那师父你以后别把你衣服堆得满屋子跑马,垒成山了都!谁给你洗!?”

“这不还有阿旻嘛,你看看,你女孩子家家每天开心一点不好吗?干嘛抢着做家务?”

“师父你这样偏心我不服气,我喜欢阿旻,你别总使唤他。”

“宝贝儿,要不是你第一次做家务给咱们房子烧了,咱们用得着现在搬到这半山腰?”

我长叹一口气,准备起身洗手吃饭。恍然间,我反应过来小丫头说的是啥玩意!?

“你说你喜欢谁?!”

“阿旻啊。”小姑娘眉眼弯弯,出落得水灵灵那叫一个标志,“我喜欢阿旻。”

“兔子不吃窝边草!苻旻那臭小子是吃了雄心豹子胆吗?!”

“为什么兔子不吃窝边草?”小女孩故作无知的姿态太可爱了简直,“我喜欢他,就这样吧,师父。”

我满心悲痛,摆摆手让她先走。我养个崽子还养成一对了,真他娘糟心。他们师父我可还孤苦一人呢。

“死人!”我冲着遥远京城的方向啐了一口唾沫,“给你白养儿子,臭小子现在又来拱我的大白菜。”

骂完之后,我还是不解气,于是那几天成了我漫长人生中最勤奋的时光,每日起早贪黑叫一个勤快,伪装成各路家居用品,只为我女儿的人生大事。

真可谓不拿一分钱,操着走私的心……

终于有一天,叫我逮住了,臭小子嘴唇都快凑人脸上了,我心里一急,当下使出六分功力,给那混球踹开:

“孽障,勾引你师姐!胯下之物不要也罢!”

我的小徒弟艰难地在墙边儿挣扎两下,吐出一口混血的白沫,而后不省人事。

我这才反应过来,不清醒的头脑在缓慢散热,待回过神儿,我宝贝闺女已经给那小崽子扶到背上,大声冲我吼叫道:“你干嘛!师父,他是你亲徒弟,我才是捡的!是我喜欢他的,你这个人怎么这么冷血!”

我准备上前的脚步顿住了。

我犹然记得当时浑身上下徒生出无力感,我想解释,并不是为师无情,实在是这……这……

这人妖殊途。

为师过来人,只是不想害你们。

可是最后我一句话也没有说,屁都没放,只是冷着脸给小徒弟抗到房间里,轻手轻脚给他疗伤。

我觉得自己有点失心疯,不然踹之前怎么没想到小徒弟身子骨弱,我这没轻没重,差点要了他的命。

手心手背都是肉,我怎能不心疼?

入冬了,我怕儿子挨不过去,给他换了朝阳,有炭火的房间。我每天输入内力,帮他稳经固脉,亲自下厨给他煮粥。

我多少年没这么细致过了,白在心里当了人家爹这么多年,总算尽点父亲的责任。

我女儿在这期间,其实找我认真谈过一次。

“师父,你给说说,为什么我喜欢阿旻你这么激动。”

“虽然很不想打击你,可是,宝贝儿,实在话,人妖殊途。”

“师父,你知道我是妖?!”

“……”我感觉傻儿子应该和我女儿隔离起来,不然先天不足这种事会传染,“……对,毕竟当时捡你时候,你还是个幼崽,回家就变成小姑娘。”

“师父,你也是?妖怪吗?”

我女儿脸上竟然露出怯怯的神情。喂!就算咱俩都是妖,你也该如释重负吧!

我“噗嗤”一声笑出来:“对对对,我是男狐狸精。”

“……师父,那你在人间名声可不太好。”

“……”我转过身,准备拂袖而去。

小姑娘拉住我袖口,把我衣服一不小心扯了稀烂。

“师父,你这么好看,肯定祸害不少姑娘。”

我把身上的破布拢拢,长叹一口气解释道:“女孩儿倒没祸害过,我祸害过一个男人。”

周遭空气不出所料静谧了一秒,下一刻,我女儿以饿狼扑食的架势把我困在一个旮旯角,双眼放光问我详情。

“师父,你是断袖哦——”

“对。”

“那个男的是你房间挂的画里的人吗?”

“对。”

“那他是?”

“当今皇上。”

“???啥?”

“我勾引的男人,是当今皇上。”

“……”

“怎么了?”

“师父你们这一脉狐狸精是褒姒血统?”

“胡说八道。”我笑骂出声,“逗你玩儿的,我不是狐狸精。”

“我就是个落魄道士。”我从女儿的大力中挣脱出来,坐在一边儿,顺便给她扒拉一个草垛,“当年皇上还是王爷的时候,我俩好上了,他为了跟我在一块儿,把另一个女孩儿伪装成迎娶的王妃,进门之后,又把人家好生安顿打点走,对外宣称死了。而后我俩就过上一段儿没羞没臊的日子。”

“咦……”我女儿直吧咋嘴。

我干咳一声,脸不红心不跳继续道:“但明显,我俩当时都没脑子。”

“后来的事儿发生得顺理成章,他娘发现了,一哭二闹三上吊,硬逼着给他下药,他一时没留神,把老太婆她侄女肚子搞大,于是那女的就进王府。”

“真是老套恶心的剧情。”我女儿打了个哈欠。

“可不是嘛。进去之后,我也恶心,后来就跟他闹了一场,分开了。”

“我走的时候,他表妹生产了,双胞胎,后出生的那个当时没气儿,被瞒住要埋起来,我顺手给抢过来带走了。”

“没错,阿旻那臭小子就是我从王府里顺出来的。”

小姑娘听得一愣一愣,好半天又问:“那阿旻是不是长大可以当皇上。”

“可别乱说,我就想你俩好好长大,吃饱穿暖,混吃等死。”我把刚才嚼在嘴里的草芥吐出来,“太平盛世,大家各过各的日子,井水不犯河水,谁他妈也别掺和谁。”



评论(8)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