旻之渔

微博【旻之渔】,搬运请先要一下授权。感谢各位喜欢。爱你们

淋漓

淋漓#旻之渔

我的发小老程消失了近三个月,再见到他的时候,我差点没认出来。

曾经意气风发的骄傲少年艰难地拄着一根拐杖,嘴角裂开一道可怖的伤口,一只眼睛肿着,身上到处裹着乱七八糟的绷带,白衬衫下的脊背还渗着血,不动声色染红了腰际的侧缝。

见我朝这边儿看过来,老程仅剩的一只眼睛露出惶恐的神色,下意识转身要一瘸一拐地逃走,我追了两步,却看到他自己停了下来。

他转过身,用包扎得密不透风的手背揉了一下眼角流出的泪,长叹一口气,声音喑哑地说道:“能活着见到你太好了,林……”

“怎么了这是!”我心里的一根绳在听到这句没头没尾的话后彻底断了,“这么严重?!你这么久了到底去哪了?”

我的话音刚落,就看到老程的爸妈从不远处刚停下来的车上跳出,朝老程的方向亟亟赶来。

老程的方才稳定的神色更加慌乱了,他一只手使不上劲儿,只能攀着我的肩膀,顾不上另一只手缠着绷带,用力把拐杖举起来,惨叫一声,咬牙切齿朝他父母吼道:“别过来!!!你们别过来!!!!”

“程程……”程妈妈脚步一软,猛一下子跪在马路牙子上,“爸妈错了,你跟爸妈回家好不好?”

“滚!!!!!”

老程吼叫着,“哇——”一下呕出一口腥甜的血,我吓了一跳,忙要去抱住他,却被他手里的拐杖给挡住了。

“林……”我听到老程带着哭腔的耳语,“求你了,快背着我跑,我这个样子都是我爸妈害的,求你了,他们要杀了我……”

我背上的冷汗一下子冒了出来,也顾不上辨别他说的话,就下意识把他扛到背上,朝我们学校错综复杂的山丘跑过去。

我的身后是程爸程妈悲痛的嚎哭,背上是奄奄一息的发小。我不知道自己而今奔跑的意义如何,但是我想救老程。

“林……”老程歪着头,断断续续说着话,“我是不是很不正常……”

“瞎几把说。你长得帅,成绩年级前三,篮球打得好,追你的女生一大串,最重要你还谨慎,至今不早恋。”我喘息着,“你要不正常,那我就是晚期精神病。”

“那我为什么要遭这份儿罪……”老程喃喃的低语越来越轻,“我喜欢一个人,怎么就是不对……”

“我不明白……林,他们为什么要把我送到那个鬼地方……”

“我喜欢男生……我难道就该他妈的去死吗……”

老程的声音越来越弱,我看着四周也没什么人了,就把他小心放下来,自己靠着树桩坐着,又让老程靠着我。

“你被送去什么地方了?”我的心率还居高不下,突突突像一只机关枪,我伸手探了一下怀里人的额头,才发觉烫得惊人。

“地狱——”老程呼吸的声音像一只破风箱,粗重且不畅,“叫什么书院……前一阵被曝光了,警察把我们解救出来,送回家……”

他顿了一下,补充道:“是送回另一个地狱……”

“老程——”我不知道说什么好,只能喊了一声他的名字,但对方像是受了莫大的刺激,并没有理会我的呼喊,继续嘟嘟囔囔说个不停。

我想到方才老程说他喜欢男生,不由自主有点坐立难安,只能小幅度调整姿势,掩饰自己的尴尬。

我感觉到他本来放松的脊背明显僵直了一瞬间,于是我只能保持一个还算舒服的姿势转移话题:“这些伤——都是那里弄的?”

少年的喃喃自语停住了,而后浑身上下不自觉地抽搐,他艰难地扭动脖子环顾四周,带伤的腿胡乱踢腾着,仿佛眼前有什么噬魂的恶魔。

我吓了一跳,急急忙忙呼喊他的名字:“老程,别怕,是我。是我,林知儒,老程……”

“林……”怀里的人渐渐安静下来,随即小声的哽咽从我身前传来,没多久成了上气不接下气的嚎啕。

“我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老程哭喊着,我听这话,平日里再没心没肺,这一刻心也都碎了。

“没事,没事,我在这儿,你别怕……”我细声细语地安慰着,却依然能感受到对方的战栗。

“他们……打我,用钢筋,用竹棍,用木板……”

“他们每天扒光我的衣服,……羞辱我……说我不正常……说我不是男人……”

“他们不给我吃饭……偶尔吃一顿,都是泔水桶里的剩饭……他们逼我说,我喜欢女生……我说不对了,就把我绑起来,就,就用……”

老程语无伦次地冲我说着,他肿着的半边脸上溢满了泪水。

我不敢相信,这是曾经风光无限的少年。

“那里好多人自杀……可是我没有。”老程说到这里,语气逐渐平稳下来,“我心里吊着一口气,林……”

我不知道说什么好,因为少年的描述已经完完全全超出了我对这个世界的认知。

我不知道我生活的光鲜亮丽的世界背后有如此多的不堪入目——我也没想到新时代来临这么多年,竟然还有所谓的“生死状”存在。

我多么不愿意相信老程说的话,可是他身上每一处伤口都是无言的控诉,都是泣血的悲鸣。

“我们那一届——死了3个,听说上一届更多——”

“有一个女生被关在那里三年了,今年24岁,我们被解救前一天,她吞洗衣液自杀,没死成,又趁看守不注意,用脖子撞洗漱台的棱角,硬生生把自己撞死……”

“但是我没有。”老程反复强调这,似乎这对他来说是莫大的心里安慰,“我没有,林,我活下来……为了……为了……”

我忽然有些不想听他继续说下去,于是干咳一声,试图岔开话题。

但现实哪能万事如我所愿,我还是在老程上气不接下气的描述里,听出了大概。

“为了你……林,为了见你……”老程似乎被什么呛住,剧烈咳嗽起来,而后飞速躬身再次呕出一口鲜血。

我呆愣住,一时间忘了伸手去扶他。

老程干呕了半天,最后擦了擦嘴角的殷红,精疲力尽朝我伸出手:“我喜欢你……他们说我有病,说我该死,说我恶心……可是,我喜欢你……”

“我有一次被他们摔到地上,脑子‘翁——’一声炸了,耳朵什么都听不到,我心想,完了,估计我已经死了……”

“但是我看到你在等我……”老程冲着虚幻的远方露出了若有若无的笑意,“你说你作业没写完,问我怎么还不回来……”

“我坚持下来了……我本来能死千万次,但我决定活着回来……”

“我当时,我当时甚至不知道我能不能活着回来,但是我就是……”他方才的笑意荡然无存,转而变成无声的落泪,“我就是舍不得你……”

“我还没亲口告诉你,我喜欢你,我不能死……”

老程一边说着,一边尝试着抓住我的手,我不动声色地躲开好几次,他终于意识到了什么:“林……你嫌我恶心?”

“不……不,那什么,老程,我,……”我结结巴巴好一会儿,还是没能组织好语言,“咱俩这么多年,你知道,我,我,我喜欢女生……”

我没有勇气去看老程的表情,也没有机会去看,因为我用余光瞥见程爸躲在不远处的草丛里,冲我拼命做手势,示意我不要动。

我该怎么办?

我不知道我是该扛起老程,继续跑下去,还是应该把他送回他所描述的地狱里。

老程伤成这样了,应该接受治疗。

我能把他背到哪去?我两条腿始终跑不过那么多人,肯定会被抓住。

老程,喜欢我?我以后,该怎么和他相处……

杂七杂八的念头充斥着我的脑海。我在千百个理由中埋头,无论如何也不愿承认,我正在一步步放弃他……

他孤注一掷选择相信我,我如今却不能坦然地信任他,带着他逃离他所恐惧的一切……

我从来不是伟人,我只是一个普通的男高中生,从小到大普普通通,干什么都是中等。

我担当不起老程这么历经生死,这么厚重的爱意……

程爸见我没有动作,如释重负地松了一口气,冲身后招招手。

不一会儿,几个彪形大汉蹑手蹑脚贴近老程身边儿,我不由得打了个寒颤,下意识脱口而出:“快跑!”

可是已经晚了,老程涣散的眼神还没来得及聚焦,那几个人就把他粗鲁地架了起来。

“放开我!!!”老程强撑着大幅度挣扎,身上的伤口绽成一朵朵欲滴的花,“放开我!!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程程,爸妈这都是为你好……”程爸看见这一幕,心疼地落下泪来,“咱们先去医院,啊,爸爸给你换一个学校。”

“我不去!!!!!”老程的声音像是从地狱发出的嘶吼,“林!救我,他们会害死我的……”

“求求你,救救我……”

“救救我,求你了……好不好……”

我呆愣在原地,任凭老程泪流满面地挣扎,他喊我的每一声都如铁契钉进我心里最柔嫩的地方,把我整个人搅得鲜血淋漓。

可是我没有动身。

我,是他的什么?

和他的血亲比起来,我什么都不是,我又能做些什么。

人性的丑恶在我骨子里翻腾,我甚至不要脸地想“万一老程走了……责任是不是算我的……”

“麻烦你了……”程爸抹了抹眼角的泪,点了一根烟,目送着他曾经引以为傲的儿子像一只垂死的困兽,被粗鲁地抬走。

老程没有机会回头看我一眼,从我的角度望过去,只能看到他身上的血一点点渗进脚下的土地。

“这叫什么事儿……”程爸长叹一口气,“小林你说说,我们全家正正常常,怎么他就有这么不正常……他喜欢男人,你说是不是造孽。”

“这让别人知道了,你说我们一家该怎么做人啊!”

我忍不住打了个冷战,深秋的风太冷,老程不小心染在我身上的血已经风干。

“你们,要把他带到哪里?”我听到自己这样问道。

“先去医院……上次找的地方不正规,就是折磨孩子,这次我和他妈托了好多关系,才找到一家正规治疗他们同性恋的学校。”

“这次肯定能把他治好。”

“这不是病……”我喃喃道,可是声音微乎其微,连我自己都不敢相信我说出了这句话。

程爸自然也没有注意到。

我自此和老程断了联系,余生都没能来得及见他一面。

我是程雁,是一个同性恋。

我的书院告诉我,我有罪。

我再次进到医院的时候,充满了愧疚。

我身上的疼痛提醒着我,我让爸妈蒙羞。

我记得我曾经喜欢过一个人。可是他的名字我记不得了,样貌也成了模糊一片。

我这样的罪人,每天让教官操心,让爸妈担心,还是不要活在这个世上了。

这次我等护士静悄悄走了出去,而后才艰难地抬起手,把脸上的氧气面罩摘了下来。

呼吸道和肺管瞬间像是被硫酸灼烧,意识模糊的时候,我看到一个人影虚无缥缈地立在我的面前。

他说

“等你回来,我还有作业没有抄。”

可是,我不想回去了……

世上太苦了。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