旻之渔

微博【旻之渔】,搬运请先要一下授权。感谢各位喜欢。爱你们

偷偷喜欢你,和你做一辈子好朋友

旻之渔#

“滋滋——滴——”

“打开了没?这儿亮了,看攻略应该还是待机状态。”男人一边自言自语,一边对着手机屏幕摆弄面前的摄影仪,殊不知自己的一举一动在无声中都被记录下来。

“麻烦死了——”男人显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仍然摆弄着镜头,丝毫不介意自己的脸被特写成剪影。

“你说说你,结个婚还让我录什么祝福视频,说给你老婆惊喜……老子其实就想对你说一句话——祝福你那妈了个逼祝福!操你妈!”男人颓然地将本来攥在手中的一张小纸片揉成一团砸出去,仿佛还不解气,他冲过去把贴在房间里的某个人的照片都扯了下来,一不留神还带倒了一盏台灯,屋子里的光线霎时间好似变成昏暗的回忆。

摄影机忠诚且无私地记录下来男人此时无力而愤怒的状态,录音设备也尽职尽责地将轻微的啜泣声刻录下来。

“我他妈——我他妈怎么可能衷心祝福你……老子喜欢你这么多年,操你妈你跟别人结婚,老子祝福你妈了个逼……”

“十几年了……我每天都在怕你知道我爱你,怕失去你,老子经常跟你说你是我家人,不是兄弟姐妹的家人啊!!!傻逼!是爱人那种家人!”

“我这么多年……小偷似的,见不得光地喜欢你,你说,你说我怎么就那么贱呢……”

男人本来哼哼唧唧的哽咽在这一番自白当中渐渐转换成仰天的嚎啕。他心里快要鄙视死自己这个没出息的样子,但是四肢百骸里的委屈不舍与不甘偏偏跟长江水似的,一波一波朝他心底涌过来,压得他不知所措,只能任由自己像一个无家可归的流浪汉一般,干流着泪躺在原地。

摄像机没有回答,高大的落地窗外是车水马龙与纸醉金迷,长长的车队尽头是男人朝思暮想的主人公的家,对方睡着觉也不老实,怀里搂着温香软玉。

“以前有个女生说,她想变成我,天天和你黏在一起。”男人继续自言自语着,话说到一半不争气别过头去拿纸巾,狠狠擤了一把鼻涕,继续道,“她不知道我听到这话心里什么滋味儿……跟被人扎一刀似的。我其实恨不得变成一个肤白貌美的女人,这样好歹能名正言顺跟你在一起。”

“可惜你看看我这怂样……”男人一边说着一边站起来,对着镜子端详起自己的面容,剑眉星目,薄唇倒三角,是一个仿佛十分完美的男人。对啊,是一个完完全全的男人。

“我他妈怎么敢告诉你……我喜欢你……”

镜子被拳头猛一下砸出斑驳的裂痕,猩红的液体顺着诡异的纹路蜿蜒曲折。

楼外的喧嚣逐渐平息,男人的情绪也在浮光掠影的回忆中缓慢燃烧成灰烬。

他深呼吸几下,踉跄着跑向洗手间,哗啦啦的水声不一会儿充斥了或许静谧的屋子,随后他搓着脸,强迫自己挤出一个得体的笑。

他走到摄像机前,再次按下按钮,摄像机的轰鸣声消散,他方才的失态被完完全全保留在硬盘里。

“这下估计摄像机开开了……”男人自言自语,在已经停止工作的镜头前端正坐好,清了清嗓子,红着眼眶咳嗽两声,道:

“那什么,感冒了最近,见谅啊,终于结婚了,恭喜你,还有嫂子。伴郎服挺合身的,我大红包都准备好了。”

“祝你们长长久久,百年好合,永结同心”

“要是有孩子……能认我当干爹吗?”

男人长吁一口气,结束了这字字诛心的祝福,把硬盘直接拿出来,准备寄到对方家里。

今夜月朗星稀,男人看不清前路,也不知道等待他的是什么风雨。

评论(2)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