旻之渔

微博【旻之渔】,搬运请先要一下授权。感谢各位喜欢。头像里那条狗是我

偷偷喜欢你,和你做一辈子好朋友【5】

我是白蔺,现在我坐在我和蓝森常去的一家餐馆的角落,服务生催了我好几次,劝我上菜,我都说不急。在门口翘着二郎腿排队等座的那些个常客酸着口儿给我打趣

“呦!小白啊,这什么规矩你瞅瞅,占座不吃饭?跟你一块儿经常来的小伙子呢?”

“他马上就到。”

我应承一句,不再接那人的话茬儿。

我昨天买好了机票,公司的年度大单也进入了尾声,我给我们经理递了辞呈。那小老头从我进公司那一天起就挺栽培我,我这一去不知道猴年马月才能再见,这么想着还有些惆怅。

手机震动了一下,我以为是蓝森,没想到是经理,言简意赅发来一句话。

“滚吧,什么时候累了回来,找我,还让你端茶。”

知道那老头嘴硬心软,是真舍不得我。于是忙回了一句成啊,之后端起杯子来又抿一口。

蓝森从小到大和我出去玩儿就这一个毛病,爱迟到。有时候我明明看着他在路对面,穿条街就能进来,偏偏非要在最后关头磨磨唧唧买点用不着的东西,之后在约定时间的后一分钟推门而入。

我习惯了等他的日子,可是以后估计就不用等了。

他从来没有迟到过他和他妻子的任何一次约会,我也不想再坐在空荡荡的桌子前,眼巴巴地张望他。我看向我的时候,旁边的繁花似锦也没落下,看向他爱人,却是心无旁骛。

“对不起,来晚了。”

我正愣着神儿,就听到凳子被拉来的声音,而后是略显疏离的道歉。

“瞎客气……”我调侃一句,而后给服务员打招呼让把菜上了。

蓝森看起来比前几日瘦了些,不知道是不是最近临近婚礼太操心的缘故。他来了之后很奇怪的一点是一直没有抬头正眼看我,兴许是太忙了所以和我难得吃个饭都卡着点心不在焉。

“白蔺。”

他忽然喊了我的全名?我还有点不习惯……

这种心理不适也就持续了一会儿,而后我还是笑着打趣道:“干嘛呀,黄花闺女似的,我还能给你吃了?”

“那个,硬盘……”

我明白了,估计是我录得太敷衍,他哼哼唧唧想找我帮忙,又拖到今天,不好意思张口。

可是我俩的关系,只要他张口我绝对没有半句怨言,他这到底是怎么了?

“知道知道,那天晚上喝醉了,录得不好,我再给你和嫂子从新录一个。”

我强忍着巨大的失落和不解,想开导他,面前摆的几个饭菜明明都是我俩爱吃的,但是此刻我却觉得味如嚼蜡,食不知味。

我看到蓝森的表情凝滞一瞬,而后像是松了一口气,抬起头来深深望了我一眼,缓缓说出:“谢谢。”

“搞什么?忽然这么煽情……”

我装作被恶心到了抱紧双肩搓两下,其实不由自主红了眼眶,只能赶紧低下头去呵呵笑两声掩饰自己的情绪。

这么多年过去,我一而再再而三得寸进尺,从刚开始只和他做朋友就好了,变为想和他成为好兄弟,再然后想和他成为没有血缘的家人,直至想占有他,想和他共度余生。

前三项我已经做到了,最后一项我心里明白永远都将是痴心妄想。

他这句谢谢,无意中成全了我内心肮脏的隐秘的渴望,我不知道如何作答,只是感觉无力又释然。

“那你带我的硬盘了吗?还给我,我从新给你录一下。”

我再次抬起头,故意笑得很开心,掩饰自己的鼻酸。

“丢了……”蓝森犹豫了半晌,给我憋出这两个字儿。

原来他这些小动作,瞎客气都是因为给我硬盘搞丢了,多大点事儿,真是的……

我心里隐隐觉得不对劲,可是也不想深究。我啧啧了两声,继续开玩笑:“好家伙,我怎么说你今天这么安生,多大点事儿,饭你请了就成。”

蓝森还是淡淡地笑了笑,应答了一句:“好。”之后就继续默不作声。

我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我快要远走他乡,只想在他婚礼上给他好好祝福一下,我本来不想告诉他我要走了,可是他的态度真的能轻易点燃我心里的怒火。

“参加完你婚礼,我就要走了。”

我压着嗓子说完这一句,看到蓝森明显愣了一下,然后他追问道:“去哪?”

“天南地北转一转嘛,好好歇两年。”

“……”蓝森又不说话了,低头摆弄他盘子里的鱼骨头,之后才应一句,“一路顺风。”

我感到有一堵无形的屏障横亘在我俩之间,我感到无力又心碎,却不知道该怎么办。

难道是蓝森知道我对他的心思了?不可能,这么多年了,要明白早明白了。

他不知道我这么多年多么想让他知道我爱他,却又怕失去他。

有些东西打碎之后就再也回不到从前了,这句话我一直铭记在心。破镜重圆也是有裂缝的,根本没有结果的事儿干脆就不要去尝试了。

“我先走了,还有点事儿。”

我受不了这个诡异的气氛,干脆起身给他道别。

在我最后的视线里,是蓝森双手捂脸挣扎的神情。

到底怎么了?

算了,他不想说,估计就跟我无关。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