旻之渔

微博【旻之渔】,搬运请先要一下授权。感谢各位喜欢。头像里那条狗是我

偷偷喜欢你,和你做一辈子好朋友【6】

我是蓝森。我在和白蔺约好的店门外踌躇了好一会儿,才鼓足勇气走进去。

其实从小到大,我也说不清楚为什么,除了刚认识那一阵儿,其他时候我俩出去玩儿,我总要迟到。

就好像心里笃定他会等我,所以多晚到都没关系。

就像现在,离我俩约定的时间已经过去半个小时了。我隔着窗子,看到白蔺还是不紧不慢喝着茶,和周围的熟客贫嘴,拿出手机看了眼时间,又缓缓放下,继续放空目光等待。

就好像,他已经习惯等待了。

我有点心酸,心里又五味杂陈。

我原以为我可以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和他坦然相待,可是事实证明有句话真的是至理名言。

心动会消逝,愤怒会遗忘,只有尴尬会亘久不变,淹没横两个人之间窄窄的距离。

我现在只能感到,很尴尬。

我不知道,该如何面对他。

我一边这样胡思乱想着,一边拉开凳子坐了下来。

整顿饭点的菜都是我爱吃的,但我吃得莫名焦躁与不安。我既不想过分疏离,却克制不住自己内心的反感。

我不想和他挑明这件事。看他的神情,似乎不知道自己把什么给了我……

还是不要说了吧,但是心里真的很不知所措。

白蔺他还是一如既往得体、帅气,甚至在我用心观察后,品出了我从未在意过的一丝优雅。

我现在看得出来他眼里的脉脉深情、听得出他每句话的照顾、感受得到他对我费的心思,可是,我依然没办法理清楚我心里的真实想法。

“参加完你的婚礼,我就要走了。”

我听到白蔺不紧不慢的话语,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明明落款是平淡无奇的句点,我却能感受到他的征询意味。

可能是这么多年,他无论做什么都要向我汇报,所以我下意识的条件反射吧……

“蓝森,我报了日语N1,你呢?”

“我要考教师资格证……”

“那我也先考这个好了。”

“蓝森,我买了新的衬衫,你觉得哪个比较合适。”

“右边那件。”

“那右边这个给你,正好有两件。”

“蓝森,火锅吃鸳鸯?”

“我不想吃辣……”

“那吃潮汕锅吧,养生。”

……

那这次呢?

他没有询问我的意见……我应该怎么接话?

“去哪?”

我听到自己这样问道。

“天南海北转一转嘛,好好歇两年。”

他故作轻松的语气在他落寞的表情下十分违和。

我再一次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挽留吗?挽留什么?让他待在这里干嘛?给双方添堵吗?我清楚他这不是真正的散心,我要结婚了,他喜欢了我这么多年的话,不会不伤心吧……

唉,愁死了……

后面我们又疏离地调侃几句,随后我目送着他走出餐厅。

我的婚礼照常举行,忙碌与欣喜冲淡了我因为这件事焦躁不安的心。

两天后,我收到他的消息。

“准备上飞机了,再会吧”

“第一站是哪?”

可能是隔着屏幕的缘故,我的不适感被冲淡许多,甚至感觉我们可以回到我俩在这件事发生之前的相处模式。

“马来西亚。”

他很快回了消息。我腾出一只手接过妻子扑过来的身体,划拉手机查了一下最近的航班。

MH370。

“一路顺风。”

我发完这条信息后就把手机塞进了裤兜,我的妻子正蹦跳着把从冰箱里偷出来的香草味冰激凌往我嘴里送。

我这么多年只喜欢巧克力口味的冰激凌,而且三月份的天气,确实不怎么适合冰激凌。

我的妻子没办法做到面面俱到,我明白。

不是每个人都像他一样,我也明白。

现在是2014年3月7日晚上23点,我和白蔺相识整整17年。

我们的故事,平淡无奇,也终归会成为随风的尘埃,被时光烙下句点。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