旻之渔

微博【旻之渔】,搬运请先要一下授权。感谢各位喜欢。头像里那条狗是我

偷偷喜欢你,和你做一辈子好朋友【番外2】


我是白蔺,这几年每每大家聚餐,都会说起我那年的经历,而后纷纷唏嘘我命大,觉得我应该去买彩票。

虽然我没有去买彩票,但是确实日子还算顺风顺水,前几天蓝森家里添了一个丫头,特招人喜欢。我才给闺女买了一对儿金玉满堂,准备送过去。

三年前,我过了安检后坐在登机口旁的座椅上,心里说实话充满了无助和茫然。

三月份的天气不算暖和,可是大厅里的暖气却被叫停了。我还记得自己当时裹得严严实实,像一只丧家之犬,不知不觉竟把下巴埋进围巾,胡思乱想着睡着了。

等我被登机的催促广播吵醒时,下意识一摸旁边儿,发现自己的包儿竟然不见了!

我的护照,登机牌,身份证……杂七杂八的东西都在里边儿,老实说这还登个屁机啊!

遇到这种情况我当然先去找乘务人员,他们看起来比我还慌张,我跟着他们来到监控室,才发现是我旁边儿的兄弟赶着登机没留神把我的包和他的包挂在一起跑了进去。

我有些哭笑不得,乘务人员说可以为我安排快速登机通道,上去之后再找我的包,我记得自己当时在原地愣了很久,最后摆摆手说“算了”。

为什么算了呢?我也不知道。可能我打心眼儿里就没想过离开我的国家,我为了掩饰而选择逃离,这是何必呢?我又不是十分喜欢马来西亚,要出国也应该选一个我向往已久的吧。

我跟乘务人员说明之后,他们不免白了我一眼,觉得我是个败家子儿……机票虽然没给我退,但还是选择尊重我的选择。

我的包被空乘小哥从飞机上送了回来,然后飞机关闭舱门起飞,我站在空旷的大厅里抬头望着黑漆漆的夜空,冷不防打了个寒战。

我当时想,要不要通知蓝森我没有离开,后来又觉得自己自作多情,嗤笑几声后,我选择了关掉手机。

就当我走了吧,我在心里想。

我打车回到了我空荡荡的家,给自己倒了一杯酒,喝下之后,抱着被子模模糊糊睡着了。

我还记得那天晚上的梦境,因为太过美好,当我惊醒时就迫不及待用笔记录下,所以现在才能给大家娓娓道来。

梦的底色是模模糊糊的甜腻天空,好像是我和蓝森的十七岁那年的样子,我看到蓝森站在不远处身穿黑色齐膝羽绒服,哈了一口白气,在氤氲的氛围里朝我伸出手。

我听到他的声音自四面八方绵延不绝传来——“我都知道了”——他这样说到。

“谢谢——”

我还记得自己当时在梦境中听到这句话时手足无措的感受,我摆摆手想解释,可是甫一张口便哽咽出声。

“你要结婚了……”我记得自己这样上气不接下气地埋怨道,“可是你要结婚了……”

梦里的蓝森走到我身边,替我擦掉狼狈不堪的眼泪,最后轻轻说道:“对啊,我要结婚了。”

“你也要好好生活才行。”

我在梦里依然流泪不止,蓝森在幻境中一言不发地呆在我身边,始终温柔地注视着我。

这一次,他没有缺席,没有迟到,在我扒开内心最柔软最鲜血淋漓的一部分时,他默默陪在我的身边。

这就够了。

足够了。

再醒来时,天光已经大亮,我感觉浑身上下脱力又难受,可是心中的郁结却不动声色消弭许多。

我摸索着眼镜带上,抬头看向电子日历,才发现自己竟然睡了一天一夜。

等到上完厕所,发了好一会儿呆,我才想起来手机还关着机,我一边摁开电视,一边给手机充电,准备好好吃个早饭,重新开启新生活。

而后那条新闻猝不及防地涌入眼帘。

我本要乘坐的航班,失联了……

也就是说,我无意中躲过一劫……

我去马来西亚的消息就告诉了蓝森一个人,那他现在……

说句实在话,我在看到这个消息时,第一反应是庆幸自己没有上飞机,第二就是心想,蓝森知道了吗?

他知道了反应会是怎么样的?

他会不会为我担心,为我寝食难安,就像这么多年我对他一样。

我当时自嘲地笑了一下,心道自己真是自作多情,人家蓝森都结婚了,估计和老婆你侬我侬欲罢不能,还用关心我的死活?

我故意把手机继续关机,然后不紧不慢吃了一顿饭,穿戴整齐,然后像个傻子一般坐在客厅里发呆。

不行,还是打个电话吧。

我狠不下来这个心。

其实根本缘由,还是因为我知道在蓝森心里,我也占有一定分量。虽然不至于和他妻子分庭抗礼,可是蓝森那么善良,那么义气一个人,得知我出了事,绝对不会坐视不理。

这个男人那么好,我心知肚明,不然怎么会一心一意喜欢他这么多年。

电话过了好一会儿才接通,我只来得及喊出他的名字,就听到对面悲拗的哭声。

“我他妈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王八蛋!”

蓝森失控地声音通过听筒震颤我的心神,我缓缓闭上眼,忍住鼻头的酸涩。

直到那一刻,我才明白自己从前的想法是多么的幼稚且绝情。我以为我的一厢情愿是多么伟大的牺牲,我以为蓝森对我没有那种喜欢的情感就是不在乎我。

错了,全错了。

他付出的感情不比我少,他从来没有否认过我在他心里重要的位置。

我们不可能成为恋人,但是我们是一辈子的好友,亲人,知己。

冲破血脉的桎梏,我们中间隔着那十七年的光阴把我们两个的命运紧紧束缚在一起。

我们就是我们,没有什么明确的定义。我们相伴而行这么多年,对对方来说怎么是一句简单的喜欢或者讨厌可以概括。

“我没事儿,别哭了……”

我是强忍着泪水,打趣着安慰他。他陌生的嚎啕成为我酸涩又甘之如饴的心里慰藉。

我不再想戳破窗户纸这么天马行空的东西,也不再斤斤计较他对我与对他妻子的关心。

我们的关系就是这样摆着,就这样继续。

至今已经三年了。

我们20年都在一起走过。

他有了一对儿女,妻子温柔且适合他。我这几年走走停停,兜兜转转了许多城市,如今也算多了干儿子和干女儿。

复杂的羁绊缠绕住人类,没有什么感情是三言两语可以说清楚,道明白。

还好我们至今仍携手相伴这一程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