旻之渔

微博【旻之渔】,搬运请先要一下授权。感谢各位喜欢。头像里那条狗是我

破晓

第一次,写这么放飞自我的东西。
[除了乐乎不会传到别处,主要存活在空间,是关于垃圾人生和救赎的故事,大概十章完结,各位,喜欢了看,不喜欢也就当没看到。辛苦啦。]

主cp  邢诺×陈尽欢

破晓

旻之渔

陈尽欢穿梭在拥挤的超市货架之间,人模狗样地拎了一袋最便宜的代可可脂巧克力。他和着刘德华每年一度欢快的歌声,眼神一刻不停地打量着四周,终于,前方卖鲜宰鱼的摊位吸引了他的注意。

陈尽欢一步三晃地走过去,挤在一群叽叽喳喳的中年妇女之间,饶有兴致地看着他们为了一斤半两挣得你死我活、趁着过年的气氛大声问候对方的祖宗十八代和生殖器。

终于,他瞅准了一个机会,看似若无其事地跟在一个一脸迷糊像的大妈身后,利落又轻柔地从推着购物车的大妈的挎包里摸出来几张红彤彤的票子。

随即他转过身,用手掏了两把散装大米,享受着颗粒流淌在指缝间的莫名快感,潇洒地吹了一声口哨,大摇大摆去收银处排队,用自己“来之不易”的收入付了账,得到了那一袋刚才在手心儿里有点捂化了的糖精巧克力。

从开着中央空调的超市里走出来,迎面的冷风吹得陈尽欢一个激灵。他裹了裹在这个季节显得过于单薄的小袄,扭了几下被冻得青紫的脚踝,逆着匆忙赶回家的人群,低着头向前方走去。

“过年也没几把个年味儿。”当开了胶的劣质雪地靴再次被路旁杀鸡,杀牛摊贩随意倒在下水道边儿的血水弄湿,陈尽欢还是找了个理由骂了一句,“炮也不让放,摊也摆不好,一年到头就这几天了也不歇歇,啥劲儿!”

不出所料没人接他的话茬儿,不过陈尽欢也不要脸,也不介意,继续自说自话向前走着。

终于,空荡荡黑黢黢的城中村在夜幕下显出轮廓。陈尽欢老远看到补轮胎老张家的傻儿子又站在巷子口那棵歪脖子树下一脸陶醉撒着尿。引得他心痒痒,瞬间恶从胆边生,猛得小跑几部冲过去给傻子的裤子扒下来。

“你,你干啥……”张傻子话都说不利索,脑袋瓜又转不过来弯儿,手忙脚乱弯下腰要去提裤子,但是腿根间的那东西又没歇着,于是毫无悬念给尿得到处都是。

陈尽欢捂着肚子大笑起来,看着光屁股的傻子,毫无同情心地补刀:“大冷天鸡儿给你冻住。”然后把手里那攥了一路的巧克力递给傻子,逗傻子叫他爷爷。

这就是陈尽欢每天屈指可数的娱乐活动之一,另外的娱乐活动,就不太能摆到台面上讲了。

比如,在逗腻歪傻子之后,陈尽欢如愿以偿似的被补轮胎的陈师傅问候了祖宗十八代。他贱兮兮地跟人家对骂几句,赶在动起手之前一溜烟消失在在一众民房与筒子楼里。

在堆满杂物跟黑煤球的楼梯间,陈尽欢还是跑得飞快,直到一双黑亮的眼睛里映出来暧昧的桃红色,才吞了一把口水停住脚步。

他定在原地,咳嗽几声润润嗓子,又给鞋里进的脏水左脚踏右脚碾了几下,而后才不紧不慢地敲了门。

没过一会儿,一个穿着脏兮兮粉色睡衣的女人给防盗门里的木门打开了,她上下打量陈尽欢几眼,嗔笑道:“呦,小陈啊,年前还来照顾我们生意,明儿回去过年,长得好给你算便宜点,150全套,50包吹,200块想干啥都行。”

“你们还过年?”陈尽欢坏笑一声凑上去递了200块钱。女人将钱对白炽灯照了几下,而后喜笑颜开地打开了防盗门,捏了一把陈尽欢的下巴:“咋滴,过年了给逼放个假不行?”

“行行行,咋不行,你说啥都是啥。”陈尽欢言语讨好女人的同时,手也没闲着,三两下探到那个地方,然后咬住对方的耳垂,深深吸了一口后,耳语道:“先给我找个套……看你湿的,哎呦,你舔舔……”

“没有了……”女人侧过脸将陈尽欢的手指一根根舔过一遍,然后又握住他的小帐篷,断断续续回答道:“这回不让你戴了。”

陈尽欢先是犹豫了一下,没容他反应过来,女人就把他裤子皮带扣给弄开了,紧接着蹲下来深深浅浅地舔弄着。

头脑简单的人在最原始的欲望面前,总是身不由己去违背自己设定的本来就不堪一击的原则。陈尽欢到底没给套不套这种东西当回事儿,他在对方熟练的挑逗下不出所料将女人抱到布满斑斑点点的床上,给脸深深埋在那对圆润香汗淋漓的肉球间,毫不犹豫地提枪进门。

邢诺第一次见到陈尽欢的时候,讲道理不怎么愉快。

年底扫黄打非这种任务是令人兴奋又尴尬的,尤其是在对方还猛得吓一跳把那玩意拔出来射到了你制服上的时候。

邢诺看着自己裤子大腿上的白色粘液不知所措,连手铐都忘了给陈尽欢戴上。倒是陈尽欢,第一次这么翻船,吓得猛一下萎了,然后屁滚尿流到床下,不知哪根筋搭错用嘴巴去舔那些脏东西。

“对不起,对不起……同志,我,我给您弄干净。”

邢诺这才反应过来自己遭受了怎样的待遇,他一贯温和的脸涨得通红,连耳垂都要滴出血来。

他厌恶地踢了陈尽欢一脚,毫不掩饰地骂了一句:“垃圾。”,然后给对方拷上,泄愤般地大力扭送对方下楼。

这就是他们两个的初次相遇。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