旻之渔

微博【旻之渔】,搬运请先要一下授权。感谢各位喜欢。爱你们

Almost Lover——古堡丧生【一】

福华#
神夏背景#
推理剧情#
祝各位食用愉快,微博,空间同步连载

#福华#Almost Lover——古堡丧生
旻之渔

【设定神夏背景】

一【若这一盏吊灯倾泻下来,或者我已不会存在】

Sherlock Holmes,一个总能被麻烦找到并善于从看似平淡无奇的生活中挖掘麻烦的男人,此刻正用仍散发着油墨味儿的泰晤士报盖住眼睛,窝在舒软的沙发里。

他的时间以肉眼根本观察不到速度缓慢流逝,但他灵光的脑瓜却在分秒不停地运转。壁炉里不知何时熄灭的炭火还散发着略带甜腻的松油味儿,肆无忌惮地游走在繁复杂乱的房间。

“John,我觉得我们应该叫Mrs.Hudson送点吃的上来,如果我对时间的感知没有错的话,我应该已经保持这个姿势整整三天了。”

没有听到意料之中的应答,Sherlock只好又一次抿了一把干涩开裂的嘴唇,难得耐着性子又呼唤了一遍:“John?”

窗台外的花雀叽叽喳喳叫个不停,Sherlock依然没有得到他想要的应答。

“Alright,我就是试探一下,我还记得我这样三天不动的原因。”男人一边自言自语一边将脸上的报纸掀下来,露出毛青的胡茬和疲惫的蔚蓝双眼,“虽然我不反对你和Mary结婚,但不代表我喜欢你们将婚讯登在我日常会看的报纸上。”

“我也不喜欢你在我没有完全同意的情况下搬离这里,你明知道我和你办案需要东奔西走,现在我却不得不用该死的手机给你发消息,两个人像春游的小学生一样约在伦敦之眼碰面。”年轻的侦探一边尝试着活动手脚一边喋喋不休语气极快地抱怨,他面无表情地将方才从地上拾起的猎枪上膛,干脆利落朝着散落在半空中的报纸开了两枪。子弹平静地镶嵌在贴满了纸片的墙上,诡异的声响惊走了聒噪不停的野鸟,也惊动了许久没露面的Mrs. Hudson。

门被久违地推开,提着裙子的老太太下意识骂出了一句“shit.”

“见鬼,Sherlock,我以为你和Mr.Watson一起搬了出去,你们不是结婚了?”

“wow,并不,John是和Mary结的婚。”Sherlock轻轻皱了一把眉头,继续道,“不过我很高兴你能这样想,Mrs.Hudson.”

“What is a pity……话说你又在这个狗窝一样的屋子里窝了三天滴水未进?Sherlock我的天,你的嘴唇都是青紫色的,你需要补充一点糖分……”

老太太的话不出所料被自负的男人打断,对方还算礼貌地低头,直视着她:“理论上来说成年男人五天不喝水仍然可以存活,一周不进食才会死亡,所以我还有几天期限,你也看见了,我生命的另一半前几天才被一只雌性生物从贝克街捡走,所以请……”

“Sherlock!!”一个声音远远从楼梯口传过来。

“哦,这扇门就不该被打开!”Sherlock甩着长睡衣快步走到门前,将气儿还没喘匀、还没来得及迈脚的Lestrade拒之门外,“我没有兴趣和精力陪伦敦警方玩儿老鹰捉小鸡的游戏。”。

“Sherlock!!”Lestrade还在坚持不懈敲着门,Mrs.Hudson费解地望了一眼Sherlock,插嘴道:“我认为你应该让警官进来,万一有什么重要的案件等着你处理……”

“Mrs.Hudson你觉得Lestrade会有什么重要的案子?猫咪卡在树上不能跳下来?退一万步来说,有案子关我什么事?我是圣母玛利需要解救众生吗?”。

“Sherlock!我需要你的帮忙,听着,剑桥郡……”

坚持不懈的呼唤似乎感动了某些神秘的自然力量,Sherlock耳边的聒噪更清晰了一些。

“Mrs,Hudson,我认为我们……我的门锁需要修理了,连Lestrade都可以毫不费力破门而入这个门锁已经没有存在的价值。”

堪堪站定的Lestrade早就习惯了对方刻薄的挖苦,没有接他的话茬,心理素质极佳地继续道:“Sherlock,你该看看这个……哦,见鬼,你是又吸毒了吗?这幅鬼样子……”

“I am fine,如果你们都从这个屋子里出去我想我会更精神一点……”

“哦……怎么这么吵……”Sherlock从周遭嘈杂的辩驳中敏锐察觉到一道熟悉又陌生的声音,“Sherlock,我回来拿点东西……wow见鬼,你脸色怎么这么差,还有,Lestrade?你在这里做什么?”

风尘仆仆的John Watson疑惑地嗅了嗅身边的气味,确信没有大麻的味道后,他看到把自己折腾得人不人鬼不鬼的Sherlock Holmes三步并作两步来到他面前说道:“John,我三天没有吃饭也没有喝水,感觉有一点……晕……”

最后一个单词伴随着男人直挺挺的前倾动作戛然而止,我们疲惫的侦探,终于倒在Mr. Watson身上,睡了这么多天第一个好觉。

评论(4)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