旻之渔

微博【旻之渔】,搬运请先要一下授权。感谢各位喜欢。头像里那条狗是我

Almost lover——古堡丧生【二】

【二】I am aching now to let you in
Sherlock这一觉睡得并不安稳。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习惯Mr. Watson存在于他周遭,只有完全确定对方的活动范围,他才能完全享受到蔑视世界的快感与信心,以及无梦的安眠。
可这一切在一周前Watson搬离这间屋子后都不复存在了。
Sherlock在从前清楚地明白自己是怎样一个无序,随心所欲的人。他哪怕朝朝暮暮不合眼,哪怕昼夜不停吸食毒品,哪怕用自己的身体做奇奇怪怪的实验,也不会产生丝毫害怕或者是不安的情绪。
因为这些行为都是他自主选择的,是可控的,是在他Sherlock·Holmes聪明绝顶大脑下无处遁形的物质消沉,是他手下戴着镣铐的可怜的自我放逐。
可是,这次不一样。
Sherlock其实设想过Watson迟早有一天会结婚生子,迟早有一天会离开这里搬到一处不属于他的空间。但是他一直避免去探究,避免去思考这一天的到来。
Sherlock曾一度以为自己不需要朋友,没有朋友。而现如今他所拥有的大多数的情感寄托,真的仅仅不过是John·Watson而已。
这次的昏睡是在一阵高谈阔论和杯子碰撞的声音下结束的。Sherlock缓缓睁开眼,正准备挣扎起身才发现自己手背上透明的吊针。他迟疑了一下又躺回原处,没料到眼神堪堪对上推门而入的John。
Sherlock这才后知后觉察觉到自己喉咙的干涩,以及心跳的不规律跃动。
他方才梦中的场景又浮现在眼前。
那是无边无际茫然的黑雾,寸丝寸缕束缚住我们看似无所不能的侦探的手脚。Sherlock很快意识到这是梦魇,他奇妙的头脑总能在任何世界都发挥到该有的水平,于是他开始不慌不忙坐在原地。
直到他看到John· Watson在他眼前面带焦虑地奔走。
“Sherlock!Sherlock!!”
Watson淡金色的的脑袋四处张望,明明两人近在咫尺,但浸泡在黑雾里的Sherlock仿佛是Watson眼前的一团空气,连气息都在对方面前留不住分毫。
“John?”Sherlock在对方一声接着一声的逐渐凄厉的呼唤下终于失去了玩味的兴趣,他开始在明知道是梦境的场景中大幅挣扎,企图来到Watson身边。
绝顶聪明的神探企图告诉他的医生,他在;企图安抚他的医生惶恐的神情;企图拥抱住那个焦灼寻觅自己的男人。
企图用笨拙的行动来宣告自己在内心深处,是多么在意John·Watson。
梦境行至此处戛然而止,Sherlock在触感真实的现世中微不可闻地缓慢吁了一口气。
“哦,你醒了。”John端起酒杯对床上仍在失神的侦探示意,“感觉怎么样Sherlock……虽然是废话但我还是忍不住问,你是如何做到毫不留情面折腾自己呢?”。
“I'm fine.为什么你还在这里?”Sherlock努力睁大眼睛使自己显得和平时一般聪敏、不恭与应对自如,“我记得你说你只是来拿一下东西。”。
“well,你还在这里昏迷不醒,我难道就要转身回Mary那儿吗?”Watson有些不解地皱了皱眉头,似乎没能很好反应过来为什么在Sherlock心中他会是这么一个重色轻友的形象,“况且,Lestrade是真的有事找我们帮忙,我在你睡着的时候大致翻看了一下案情,你会感兴趣的,Sherlock.”。
对Watson的无条件信任使得Sherlock全然忘却了自己昏迷前对Lestrade的挖苦讽刺,转而接过那沓厚厚的卷宗,飞速翻阅起来。
“神秘的古堡以致10人失踪……明知道有人失踪还要前赴后继去凑热闹,这些人的本性可真是让我叹为观止。”Sherlock优雅地挑了一下眉尾,重新抬起头与Watson对视,他蔚蓝的眼眸中燃起了名为不可一世的兴奋光芒,“不过人就是这样,不是吗?John.”。
“我理解为你同意了协助Lestrade,所以,Sherlock等你养好……shit!不要随意将吊瓶拔下来!你才睡了三个小时Sherlock,你以为你是神明不死不灭吗?”。
“Aren't I?”侦探毫不在意搓了一把自己的脸,“等我死之后我可以睡千万年直到这颗星球分崩离析,在此之前,我们先去火车站买最近一次的列车怎么样?”.
火车上
“嗯……对,亲爱的,紧急案件……我们去几天就回来……去剑桥郡……好……对,Sherlock在旁边……嗯……”。
Sherlock坐在一旁佯装闭眼小憩,实际上将他的医生慢声细语的汇报尽收耳底。终于,Watson挂掉了电话,长出一口气,端起面前的火车供茶抿了一口。
“你现在去哪里都要和Mary汇报?”Sherlock依然闭着眼睛,用低沉的嗓音问出这个问题。
“嗯……yeah,毕竟我们结婚了。”Watson很快回答道,“不应该总让她提心吊胆,不是吗?”
“Alright,真是可喜的羁绊——”
“Excuse me?Sherlock你刚才说了什么我没有听清楚。”
“nothing,我说我们来梳理一下案情,虽然Lestrade给的资料和八十岁的老妇人家的扫把一样上面纠缠了数不清的杂乱毛发,但我们仍然可以看出一些疑点。”Sherlock探身将卷宗从包里拿了出来,继续道,“这个古堡是在最近主人无从考证的情况下由英国政府接手拍卖的,一个神秘的富翁——well,真是糟糕的形容词——拍下了这栋破石头建筑,然后联系了清洁公司。”
“是的,先后三个清洁公司总共十个人在那里做完保洁后,第二天陈尸古堡前——那十个人并没有明显的人际关系交集,警方已经与皇家陆军和应急联系过,进入古堡侦查后并没有发现暗室,有毒气体,亦或是打斗痕迹。”
“And then,这十个人的死因是——well,不完全相同——失血过多、自杀、窒息、心脏病突发……”。
“而那个神秘的富翁,在这以后杳无音讯,警方还没有完全摸清楚对方的身份。就目前来看,他,或是她,将可能是最大的嫌疑人。”
话音落下后,对方并没有回音,Mr. Watson迟疑了一下偏过头:“Sherlock?”。映入眼帘的却是侦探微微垂着头,呼吸平缓且微不可闻。
“well……”医生伸出手来戳了身旁人一下,却不料破坏了侦探引以为傲平衡力,让Sherlock蓬松蜷曲的脑袋靠在了他并不算宽阔的肩膀上。
Sherlock的鼻翼轻微地鼓动,一股股气息附上Watson的脖颈。
火车开得并不算快,当穿过隧道时,背挺得笔直的医生微微侧脸,看到玻璃上映出两人亲密的依偎,忽然觉得,有一种独特的羁绊穿梭在狭小的车厢,紧紧包裹住他这样一个阿富汗老兵和睡着之后并不显得反社会的高智商侦探。

评论(7)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