旻之渔

微博【旻之渔】,搬运请先要一下授权。感谢各位喜欢。头像里那条狗是我

成为人类【一】

成为人类

汉克——康纳

【旻之渔】

【设定在 全篇康纳无死亡一直是51形态,最后三主角存活的HE结局】

【零】

当他们一起迎来无法抗拒的告别时,康纳才惊觉他一直想要通过思考亦或是模仿而成为真正人类的想法戛然而止。他开始坦然接受、甚至庆幸自己是一位仿生人的事实,就像现在,他可以操控自己的机体让繁杂的系统停止运转。

他握着汉克苍老但瘦弱的手,回想起两人初次见面的样子,属于二人的世界在不知不觉中构建,又在这一刻迎来彼此的终结。

“耶稣在上……你还是这么年轻……”汉克似乎伸出手碰一碰康纳,却在对方将头探过来时顿住了动作,“你还有这么长的路要走……可怜的康纳……我很抱歉……”

人在老态时情感会时不时变得诡谲、亦或是脆弱。安德森副队长表现得很不错,至少他到了分别这一刻才轻轻吐露自己的心声。

康纳没有回答对方絮絮叨叨的呢喃,他只是俯下身子吻住了老头的眼皮,等待着对方呼吸逐渐平稳,然后陷入长眠。

“晚安,汉克。”仿生人趴在自己的爱人身上,看着视线里红彤彤的倒计时,感觉复杂的情绪——如果他真的拥有这些的话——从身上流动的蓝血蔓延开来,他在系统里挣扎着翻出自己和这个大脾气嘴硬心软的老头的过往,这才得到稍许的安慰。

再见,底特律。

【一】

在雪地里的拥抱别扭又有些安心,汉克好一会儿才松开怀里的塑料小子,不轻不重在对方胸口砸了一拳。

“都结束了?”

“显然不会,副队长。”康纳歪了歪头,“还有许多后续工作等待我们去处理,我作为重要的见证者,需要在法庭出席,许多地方仍然不承认仿生人的合法性,国☆会的召开频率达到了美☆国成立以来的最高。”

他看上去有些苦恼,至少是困惑。警用仿生人哪怕觉醒后也没有向马库斯那般对“平☆等”“独☆立”具有足够的敏感度。康纳面对连轴转的采访与提问,失去了办案时游刃有余的感觉。

更糟糕的是,这种无力感他甚至找不到合适的词去形容。

他的潜意识里还是将所有超乎寻常的情感定义为“异常”。他打破了层层程序的桎梏,却依然不能为自己的存在框定一个答案。

如果康纳能再多分析一点,他就会发现人类智慧萌芽之时,有万千先辈为了“我是谁”“我在哪”“我将要走向何方”而穷尽一生,因此他的困扰不是无迹可寻。

“你现在跟那些……你的伙伴们一起住?”汉克似乎没注意到康纳隐藏的情绪,冷空气让他的大鼻头不太舒服,于是他抽动了几下鼻翼,和依旧挺直腰板的康纳踏着雪往他家的方向走。

“准确的说,我们晚上会在一个安全的建筑里待机……”

“上帝,难道你们排排站在那里,直到天明?”

“对的,汉克。”

老头颇为无奈盯了漂亮的男孩一会儿,故作不情愿地继续开口:“我前两天把储藏室的箱子搬出来了,屋子里可以放下一张床。”

“很好,副队长,和我们初次见面时相比,你的生活习惯明显改善了许多。”

“不要叫我副队长了!康纳,我已经在半年前退休,目前拿着福利金逍遥快活!该死的,你为什么总是揪着我的生活细节不放,上句话的重点根本不是我收拾了我屋子,你明白吗?!”

“抱歉,汉克,我专注于你的健康是为了提高我们的工作效率……”

“我已经不工作了,混蛋!”

“你是我的搭档,我有义务为你的健康考虑。”

“你跟我今后很大可能没有合作!”

“……我不知道,汉克。”

老头因为对方会错意而咄咄逼人的气性被这句话打消了大半,他不可置信地扭过头看向充满迷茫的康纳,对方的蓝眼睛和红色的LED灯交相辉映。

“我不知道,汉克……我有很多事无法通过程序模拟而得到答案,或许我没有完全觉醒。关于你的健康问题,事实上我关注一切与你有关的事项。在我成为异常仿生人之前,你的信息我处理了不下上千条,我可以对你的工作家庭与身体状况如数家珍。但是现在,我的处理器对于关于你的一切问题都会反应迟钝。我不知道我这是怎么了,我甚至想干涉你的健康、你的错误生活习惯,我在耶利哥时会忍不住在网路上搜寻你的信息,可惜它们少得可怜……”

康纳的语气越来越激动,就像他和汉克去拜访卡姆斯基的那一天一样。

“臭小子……”汉克不再愤愤不平,他带着不易察觉的得意,像个大发慈悲的猎人一般摆摆手,“今晚去我家住,你需要一张床,这是学会成为人类的第一步。至于你的其他问题……会有答案的,康纳,你慢慢会明白人类的复杂性。”

康纳显然仍然不能理解汉克所说的“复杂性”是什么,但他觉得去汉克家住不失为一个好主意。

但是汉克收拾屋子说实话不过是一时兴起,于是外卖餐盒和残留的凤梨汁总会引来不速之客,老鼠窸窸窣窣的动作让相扑难得活动了腰背,可惜跟主人常年吃垃圾食品带来的后遗症是如此惨烈,床铺上被脚印踩得不成样子,打翻的水瓶让地板的脏乱程度又上一分。

等到汉克推开家门,想挺直腰杆向他的小男孩儿邀功的时候,入眼却是气喘吁吁的老狗以及乱七八糟的床单。在自己颜面尽失的同时汉克还没有忘记自己对康纳夸下的海口。

“你需要一张床,这是成为人类的第一步。”

耶稣在上,汉克吞了一把口水,故作轻松:“今晚你睡我房间。”

“那你呢?”

“我也睡我房间。”

“我可以站在客厅待机……”

“让你睡你就睡!”

“好的,汉克。”

评论(4)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