旻之渔

微博【旻之渔】,搬运请先要一下授权。感谢各位喜欢。头像里那条狗是我

成为人类【四】中秋快乐,朋友们

康纳在那天与汉克进行短暂的争执后就息了声。

汉克当天没有理会仿生男孩儿的沉默,他在争执扩大的前夕倚靠自己迤逦的幻想刹住了话头,随后乖乖跑到厨房坐下吃了康纳为他准备的煎鱼。

当新一天的阳光洒向汉克的眼皮,迷迷糊糊起床的退休警探在洗漱完后才发觉屋子里少了什么。

“康纳!!”

“也就是说,你和安德森吵架后跑出来了?”诺丝托着下巴,将面前的蓝血分门别类摆放整齐,一旁的马库斯和赛门显然还没能很好理解康纳现在面对的处境。

“我不清楚,诺丝。”

头发梳得很整齐的青年还穿着汉克年轻时精神头十足的夹克,嘴里吐出的言语却流露出对夹克主人不经意的不满。

“我不认为我们之间探讨的话题有什么争执的地方,汉克的生活习惯很不健康,这会加大他的患病几率。我只是尽我所能打理好他的生活。但他认为我是在干扰他,或者是……打扰他。”

“根据我们的数据统计和研究,人类时一种自主意识非常强的生物,康纳。他们喜欢自由、平等和尊重;同时很矛盾的是,他们同样喜欢强权、凌驾和秩序。”马库斯出声道,“安德森可能是认为你在管制他的生活,这令他不快,你就是因为这个和他吵架的?”

“不,马库斯,我们争执的点不止在这一方面。”康纳露出了从未出现过的迷茫神色。

“让我感到机体不稳定……如果按照人类情绪归类的话应该是痛苦的一点是,汉克认为我如今对他的约束,是规律的程序运作产物。”

这下轮到其余三个人皱起眉头,赛门看向马库斯,不解说出自己的疑虑:“我们虽然觉醒了,但是思考和行动的本质依旧是我们的模控程序在工作。”

“可是我们情感的产生不在程序设定范围之内。”康纳继续说道,“你的程序会指引你自己和马库斯会缔结你们如今的关系吗?”

“哦,我们先不提这一茬。”诺丝翻了个白眼,机敏地夺过话语权,“你的意思是你不单纯是因为家政系统而管控汉安德森的生活,而是出于你自己觉醒后的自主意识?”

“嗯。”

“那你和安德森先生解释清楚……”

“我告诉他了我没有用谈判思维和他讲话,但是他听之后,沉默了四十二秒,随后去厨房吃掉了煎鱼。”

“这代表什么?”

“我不知道。”

“所以你过来是寻求我们的帮助?”

“不,我只是……我认为汉克不喜欢我,他不再需要我了。我只是现在,无处可去。”

圣诞节的气氛已经在底特律蔓延开,赛门采购的圣诞树和小铃铛热热闹闹摆在了新的耶利哥总部,汉克老远就看到了招摇的大门,于是哈着热气搓了一把有些冻僵的手掌,关掉了虚拟地图。

他找了他们俩常去的超市、公园。甚至去了一趟已经告别的警局和卡姆斯基的家,但没有人看到康纳。最后,还算聪明的汉克犹豫着搜索了新的耶利哥所在地,奔波到现在,终于到了目的地。

敲门声让帮忙处理文件的康纳抬起头,他走上前拧开门锁,然后汉克气喘吁吁的模样就映入眼帘。

感谢模控生命的精密控件在觉醒后可以随心所欲发挥他们的最大功效,比如现在,康纳被不知所措和窘迫裹挟着,如同每年在洋流里迷失的自动渔船。

他那高速运转的处理器里甚至捕捉到了委屈的情绪。

对,仿生人因为失而复得和不确定的未来而倍感委屈。

“我找了你一整天。”汉克压住自己的怒火,努力平静语气和康纳交谈着。

“我很抱歉,先进来吧,汉克,你的衣物没有搭配合适,你的体温正在流失。”

康纳让出了一条通道,等着汉克踏进门后到角落为对方冲了一杯热气腾腾的咖啡。

事实上,汉克现在不想吃或者喝任何东西,他只想搞清楚眼前这个乖巧坐在椅子上的小伙子到底在为什么而离家出走。是他们的争执吗?是自己没有让他感到开心吗?还是自己随口说的让对方过来工作被呆头呆脑的年轻人当了真?

上帝啊……

汉克发誓这是他三十多年后再一次这么努力揣测一个“人”的情绪。上一次?上一次是在他该死的初恋时光。

“你,为什么一言不发就离开了?”斟酌了好一会儿,汉克才从牙缝里挤出这个不带脏话的说辞。

“我认为你不再需要我了,汉克,我无处可去,只能来耶利哥。”

康纳非常诚实地诉说了自己的情绪,甚至……带着一点赌气?

“……你从哪里看出我……我不再需要你了?就算我不需要你,你也可以继续住在那里……去他妈的不需要!我今天以为你失踪了,要是我不需要你,为什么见鬼地跑了一整个底特律来找你这个该死的塑料!”

“汉克,我干涉了你的生活,你为此而生气。”

“我没有生气,那是抱怨,理解吗?抱怨。”

“汉克,我想我在生气。”康纳垂下眼帘,他仍然没有摘下LED环的打算,所以现在他的情绪仍然是红彤彤的,一览无遗,“我对于你认为我是在用设定程序和你谈话而感到生气、悲伤……或者是遗憾。”

气氛被康纳的言语装扮得柔软起来,汉克诧异盯住眼前陷入沉思的小伙子,有不易察觉的欣喜在潜滋暗长。

“身为仿生人的我,似乎永远不可能做到和人类一模一样。所以所有的情感在身为人类的你看来,都是有预设的运算掺杂其中的。但其实我们经过运算的上千种答案,我们在觉醒后,有时会甄选最优的,有时候则会在里面挑选符合自己心意。”

“我面对你时的许多选择,都是自己心意所驱使的。”康纳抬起头对上汉克湖水般的眸子,“汉克,我对于自己没有办法和人类一模一样而感到悲伤遗憾。”

老头的心脏在狂跳,脑袋在宕机。他是否可以理解为,康纳在为了关于自己的情绪而苦恼。

“说简单点。”狡猾的副队长佯装疑惑。

“我在为自己不能得到你的信任而苦恼,汉克。”

“我没有不信任你,但是你告诉我,为什么要让我按照最健康的食谱吃饭?”

“因为那对你的健康最有利,我需要说明一点,汉克,我们选择的食谱不是最优的,周三和周日你都可以喝碳酸饮料,周六那你可以喝三盎司酒精饮品。”

“你那么关心我的健康做什么,是你的家政系统设定吗?”

“不仅仅是这样。”康纳皱眉否认道,“不仅仅是这样,汉克。”

“那是为什么?”

“我害怕。”

“害怕什么?我虐待你?”

“害怕你生病,害怕你过早离开我,汉克。”

汉克努力不让自己勾起嘴角,借着咳嗽掩盖笑意。

人类真是太过分了,仗着仿生人诚实的倾诉而挑逗对方。

“为什么害怕?因为我们是搭档?”

“……因为你对我而言真的很重要,汉克。”

哦!够了,不要再说了。汉克的脸上浮起的红晕几乎要和康纳的LED灯一般惹眼。

“哦,康纳……”汉克上前将不知所措的小伙子搂进怀中,拍了拍对方坚挺的后背,“还有一些话,我们需要慢慢讲清楚,现在,跟我回家好吗?相扑已经想你了。”

评论(9)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