旻之渔

微博【旻之渔】,搬运请先要一下授权。感谢各位喜欢。头像里那条狗是我

成为人类【五】

回家的路上,汉克带康纳去了一趟商场。

仿生人的平权之路确实仍然不平坦,但是在老头心里,这个莫名其妙闯入他生活、跟随他左右、拯救自己、安慰自己的塑料机器的身体里,有一颗同地球上任何一个生命一样温暖的心。

他有权享有他应得的尊重、爱护和优待。

他是汉克独一无二的搭档,如果自私地想一想,他是汉克独一无二的所属物。

在前几天,汉克就觉得不能让他的小男孩总是穿他年轻时剩下的衣服了,可惜懒惰和羞赧总是不自觉打消他开车载着康纳跑三个街区的念头。

康纳的身形与健硕的汉克相比略显单薄——当然放在人群中还是非常标准的——这就导致了汉克的许多衣服松松垮垮套在年轻人身上后,总会生出几分可爱的违和感。

“汉克,你要买什么东西吗?我可以连上沃尔玛服务器下单,三分钟内就会配送好货物。”

“圣诞节快到了。”汉克没有反驳他的说法,只是拉了一把手推车抢先一步走进商场附带的超市,“人总是需要点仪式感。”

仪式感……

康纳对这个概念的即成印象是“祭祀”“婚礼”“宴会”“宣讲”……所有庄严或是重要的场合似乎都需要“仪式感”来催生气氛。

人类文明发展了几十万年,为的就是活得体面,而仪式感所带来的惊喜与肃穆,恰好是体面的同类代名词。

虽然年轻人不明白圣诞节逛超市又是怎么与仪式感沾上边的,但是他选择乖乖跟在老头身后,让电动推车牵着他们走道。

“不知道你的万能资料库有没有上个世纪的美国家庭生活……”

“汉克,互联网上关于上个世纪的影片有许多,如果你需要的话,我可以来一次快速分析比对。”

“上帝,别这么扫兴。”汉克几乎是带着宠溺的口吻地抱怨了一句,然后转身示意对方闭嘴,“听我说,遇到不懂的再问……不过可能没有什么会难倒你。”

康纳从善如流点了点头,走到倚靠着推车的副队长旁边,认真观察着周围的环境。

二零三九年了,二十一世纪已经敲响了一半的钟声,上个世纪似乎成了老家伙们缅怀美利坚荣光的一个代名词。汉克从那段峥嵘的岁月里走出,老实说,他曾为了他是一名美国公民而庆幸,但是当后来他发现伴随着科技进步的是人类也在自毁的道路上一去不复返时,他就时不时处在严重的自我矛盾中。

缉毒警察繁重且紧张的工作上升他的成就感,不能完全顾及的家庭产生了夜半压低嗓子的争吵;身在前线冒着生命危险缴获红冰,该死的混球们却耽于声色大量走私……

这种操翻整个世界的矛盾在科尔去世那一刻彻底爆发,他被早已经离婚但还是朋友的前妻甩了一巴掌,而后陷入了万籁俱寂的黑洞。

他身为警探的责任、他作为父亲的失职、他与这个世界的脆弱情感联系被接二连三割断,拧巴在一起搅得他不得安生。结束生命的犹豫和时不时冒出的轻生念头折磨着汉克,所以这个本来足够坚强的男性选择最原始的赌约来熬过一天又一天。

他将自己的生存权利交付于命运,拿一把老式左轮伴随着俄罗斯转盘的无聊规则。他靠着恨意来转移愤怒的焦点,高喊反科技的口号来抵制人类的自毁。他的死亡重金属音乐就是他懒于说出口的代名词,高热量食物就是对所谓健康生活一百年的反叛。天知道还有什么能激起他的兴奋?哦,黄片儿和案子,肾上腺素飙升的一切,随便吧。

他本以为这样的日子会持续到他解脱那一天,但是没料到会半路杀出来一个康纳,不由分说闯进他的世界,说着“我是来协助你”这样的蠢话,跟在他身后和贵宾犬一样,揣测着男人的心思,歪头冲他眨眼……

“我的外貌和声音都是为了能促进功能整合而特别设计的。”

“但是我的功能包含适应人类的不可预测性。”

“汉克,你还好吗?”

“我不知道,我道歉行了吧,抱歉我搞砸了这些!”

……

一幕幕光影疾驰在汉克的回忆里,男人仿佛看到了一双手一点点将他从腐烂的淤泥中拔出来,为他清理好眼皮上的污垢,还给他装有希望的潘多拉魔盒。

“你可以打开它。”

他的“救世主”这样说,于是汉克打开了虚拟的童话,解开心结,重新沐浴在阳光下。

“我想我们可以买它。”脑海中的声音忽然在耳边响起,汉克打了一个激灵,回过头看见康纳捧着一小盆多肉蹲在地上,“我记得你喜欢养盆栽,汉克。”

“噢——好记性,是的,你可以买,唱片机旁边应该放一盆。”

然后汉克看见了仿生小伙咧开嘴笑了一下,把那个可爱的小玩意儿捧在手中,直起身再次乖乖跟在他身后。

“你知道吗?”汉克忽然重新有了表达的欲望,“上个世纪九十年代,我才十多岁,圣诞节会和家人在拥挤的超市里买冷冻的火鸡和巧克力。商场里白天会用音箱播放圣诞歌,酒吧一类的大多歇业,我们会围在壁炉旁,拆礼物,讲故事,看爆米花电影和肥皂剧……”

“听起来很不错。”康纳耐心回应了一句。

“那种氛围……嗯,你明白吗?就是带着胶卷电影时代暖黄灯光的氛围,雪花都仿佛是红白相间,绿油油的圣诞树把冬日隔绝起来,留下回忆……”

“温暖的回忆?”身边的人插了一句,“听过你的描述,我感到很温暖,汉克。我说得对吗?”

“没错。”汉克把摆放整齐的黄油拿下来一盒,后方的感应系统立马从底部进行了补货,“温暖……或许应该叫温馨……不过无所谓了。”

他们有一搭没一搭聊着天,兜兜转转逛着不算热闹的小超市,结完账后汉克拉着康纳到服饰店里选了一套合身的衣服,把男孩儿推进试衣间催促他换上。

等待的间隙里,老头又盯准了一条围巾。完美的圣诞风,欢快跳脱的气息与周围冷冰冰的工业装饰格格不入。

于是当康纳走出试衣间站在镜子前时,便看到汉克静悄悄站在他身后,趁他转身的功夫给他套上了那条略显幼稚的围巾。

“哈哈哈哈,意外的很搭。”汉克叉腰欣赏了一圈被自己重新装扮的小年轻,似乎很满意自己的作品,“有点我年轻时的感觉了。”

“我也很喜欢它,汉克。”康纳眨着亮晶晶的眼睛,“谢谢,这是圣诞礼物吗?”

“你希望是的话,它就是。”

“那你可以先帮我打包起来吗?我想等圣诞夜再拆开,礼物在圣诞夜拆开,似乎可以变得很温暖。”

“哦……”汉克对安卓学以致用的能力再次表示惊叹,他别扭地抱着胳膊,瓮声瓮气回复道,“这个不算圣诞礼物,我们先进去试衣间,去拿你的衣服。”

“我们?”

“有问题吗?”

“……没有。”

康纳其实带着些许疑惑,但他没有问出来,等到试衣间的大门被插上电子锁,仿生人的嘴巴就被柔软的人类嘴唇给堵了个严实。

这个突兀的吻稍纵即逝,康纳的红圈却把运载过量写在脸上。他愣愣地看着汉克,对于这个系统内判定为“表达爱意”“性骚扰”的行为明显没有马上分析出个所以然。

“耶稣在上,我早就想他妈地这样干了……”汉克掩嘴装模作样咳嗽了几声,“我很抱歉……抱歉突然这样……嗯……康纳,你还好吗?我没有不尊重你的意思……我只是……我只是……”

汉克的话被突然逼近的康纳给打断,对方接触到他身体的地方褪下模拟皮肤,变成雪花一样的颜色。

然后,仿生男孩继续了那个短暂的吻。

“我感到很愉悦”仿生人根据人类的呼吸频率调整自己换气的时间,“这是人类表达爱意的方式吗?我也同样想对你表达这份心意,汉克。”

评论(8)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