旻之渔

微博【旻之渔】,搬运请先要一下授权。感谢各位喜欢。头像里那条狗是我

成为人类【六】

【六】


“我们……”


“我们怎么?”


回家的路上,汉克在等红绿灯的间隙歪着头对康纳欲言又止,仿生人被盯久了,竟然生出几分难为情的味道,于是在汉克开口的那一瞬欲盖弥彰截住了话头。


“没什么。”汉克又起了玩闹的心思,顾左右尔言其他,“你怎么最近问题那么多?”


意料之中的反驳没有出现,老头左思右想不对劲,忽然凑到小年轻的耳边,把对方的上下打量的一番:“康纳,你不会卸载了社交控件吧。”


“……只是与你交谈时屏蔽了控件,汉克。”康纳非常坦诚交代了自己的所作所为,并且贴心补充道:“我想尽量用自己的真实感受来面对你,不受其他干扰。”


“上帝……”这下轮到汉克不好意思起来,所幸红绿灯贴心换了角色,这才让他把嘟嘟囔囔咽回肚子里,踩下他那台复古车的油门。


车窗外飞驰而过的景色与康纳乖巧的神情相映照,电子新闻展板上滚动的信息潺潺而过。仿生人与人类的会谈仍然霸占榜首,其次是Russia和China开始大范围销毁仿生人,第三条因为多次被提及,反倒没有引起很大的轰动。


“地球的资源与气候环境在未来数十年内发生急剧恶化,人类的火星移民计划被再次提出,联合国空间站在火星的建设实验取得突破性成就,届时火星及其他宜居星球可能成为人类的第二家园……”


“汉克,你会考虑移民火星吗?”


专心开车的人没注意那些繁杂的信息,于是下意识对康纳的疑问表现出了惊诧。


“远到天边的事儿了。”汉克明显嗤之以鼻,“人类把养育自己的地方搞成一团乱麻,最后拍屁股走人,混账至极的做法。”


“如果这颗星球真的迎来灭亡那一天,我希望你可以活下去。”康纳似乎没有将思维放在同一维度,而是自说自话起来。


“那可说不准。”汉克不想和康纳在这个复杂的问题上做过多的讨论,于是他巧妙转移开的话题,“我对地球还是蛮有信心的,嘿,我回家之后想吃咖喱,冰箱里还有咖喱块吗?”


“嗯,还有一盒。”


康纳回答完这句话后,就再次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


求生欲是仿生人觉醒之后的第一种可感知的类人程序,也是所有生物的本能反应。康纳刚刚是完全站在自己的立场上将强烈的存活意愿带入到汉克身上。


但是简短的对话交锋,让康纳敏锐地感觉到,汉克并不想和大多数人类一样,将“存活”定义为第一准则。


是汉克的独特造就了这些?还是人类本身在漫长发展中,对生命的敬畏愈发微弱?


康纳很迷惑,也很害怕。


他恐惧于自己的无所不知与一无所知,恐惧于汉克的未知离去。


而汉克则现在满脑子都在想怎么和康纳挑明他们现在的关系。耶稣在上,那个吻不正是代表着他们已经是恋人这个事实吗?偏偏康纳连告白都隐晦得仿佛裹了塑料膜,让想进一步发展的汉克一时间吃了瘪。


“康纳,我们现在……”


“我们现在怎么了?”


在停车那一刻,汉克再一次提出这个话题。


“我们现在的关系是什么?”


“搭档和伴侣,汉克。”康纳似乎有些不好意思,回身从后座拿出来他们刚买的那些圣诞储备品,歪歪头说出这些准备下车。


“不,我们是爱人,伴侣这个词太生疏了。”汉克上前倾身拉住了康纳的衣角,把轻飘飘的小伙拽回了自己怀里,“你得学着用一些不那么专业的词汇,男孩儿。”


“我会的……会的,汉克。”康纳现在的姿势很别扭,他的双腿腾空,模控生命为他安排的挺翘臀部镶嵌在汉克粗壮的两腿之间,手里拿的蔬菜和肉制品散落在自动档上,半掩的车门不住灌进来冷风。


门外底特律严寒天气让汉克在车内呼出的白雾凝结在康纳仿生皮屑上,形成暧昧的水珠滚落濡湿衣领。


康纳身上穿戴的还是刚才在商场买好的新衣服,散发着品牌刻意喷洒的香氛味儿。


“我想好好过今年的圣诞。”汉克把脸埋在小伙子的脖颈间,长长的胡茬被康纳细腻的肌肤很好包容着,“我已经,很久没能好好过一次节了。”


“当然可以。”康纳现在的感受十分微妙,运行器虽然在高速工作,但是却没有过载的不适。相反,他感觉很好。


上次在装家政系统时,康纳升级了最新的传感器,他现在可以体会痛觉——以及其他感受。比如汉克呼吸穿透而过的痒,蓝血穿梭身体的顺畅。


以及,欢喜。


他在复杂的情感中沉浸着,把预见的未来通通抛在脑后,他既感到甜蜜又发自内心痛苦无比。他有时候想过,如果自己还没觉醒,是不是这一切就不会由他来承担。他仍然羡慕人类,羡慕人类的无知和感性行事,羡慕他们自私卑鄙与占有欲。


过于完备的头脑会深陷忧惧,这种忧惧将无时无刻扮演着古神话里达摩克里斯之剑。


康纳对于这种痛苦束手无策,他在反复的挣扎里甘之如饴。


但现在,不是让他思考这个事情的时候,康纳与汉克紧密的贴合让对方还算年轻的身体起了微妙的变化。


“汉克……”康纳知道这种事对于人类来说是隐秘且美好的,但是在康纳看来,说出去这些倒也无妨,“如果你想做爱,我们可以去房间里,上次装家政系统的时候,我其实还装了性爱系统和传感器。”


“shit!”汉克本来硬邦邦的身体变为别扭的推拒,他一把将仿生小伙塞出去,一边整理好自己的衣服,“都是什么奇怪的花样!”


康纳还没反应过来汉克的恼羞成怒,于是只能重新返回车里捡那些食材。


身后的门被关上了,康纳手里的袋子被接过来,汉克像牵着小孩子一样急匆匆给对方拽到卧室,外套和皮鞋被老头边走边脱,康纳踉跄着被扔在床上。


“你刚是在邀请我吗?康纳。”汉克把他那件印花嬉皮衬衫甩开,露出健硕的肚子和胸脯,“我记得你说你们的材料是免洗的,真是省功夫,现在,康纳,打开你的传感器。”


“一直都在开着,汉克。”康纳紧张地躺在那里,手足无措地吞了一口模拟唾液,“我需要脱一下这些衣服,这是你买给我的……汉克?”


汉克没有给小伙这个机会,他已经将手探进康纳的上身,宽大的手掌摩挲着带着温度的模拟皮肤,汉克俯身咬住康纳脆生生的耳垂,含糊不清问道:“现在你是什么感觉。”


“很痒……”康纳缓缓张开双腿,好让汉克可以更加紧密贴在他身上,“很舒服。”


房间门被声控系统贴心关上,相扑听到动静本来想看看究竟,却被房间里传来的悠扬音乐隔绝脚步。


“我希望,你能时刻说出你的感受。”汉克深吸一口气,吻住康纳,舌头纠缠住康纳那条可以尝出百味的舌头,将人类的津液毫不吝啬赠与模控生命。


评论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