旻之渔

微博【旻之渔】,搬运请先要一下授权。感谢各位喜欢。爱你们

复仇者联盟三之中庭暂居日常【三】

【三】复仇者们微妙的预感

【下一章!!神兄弟就到达中庭了!!!我发誓,是小甜饼!!他们两个好好的!】【文中有幻红和轻微贾尼,请大家注意避雷。520快乐】

Wanda感觉最近Vision的状态与从前相比有些变化,具体是哪里不对劲,她一时半会儿也说不出个所以然。

他们现在藏身……啊,不,同居于苏格兰。小小的公寓里按照二人的喜好【主要是Wanda的】摆设了许多零零碎碎的小玩意儿,壁纸是温暖的椒红色,床头灯会自己根据时节调出晦明有致的温暖。

这间公寓是Vision跟Tony隐晦提了一下后【当然他的理由是想出去了解一下外面的世界】,Tony“送”给他的。在Tony做这个决定时,罗德明确表示了担忧,并且也毫不避讳地在二人面前提了出来。

“Tony……我不了解Vision的运作原理,但……他如今才在这个世界存在了三年,并且大部分时间是和我们待在一起,我们不能保证这个世界会带给他什么……”

Tony听明白了罗德的言外之意,Vision也自然明白了,面露难色的将军害怕曾经奥创的惨剧再次发生在近几年已经不断遭受创伤的土地上。

“it’s all right,罗。”Tony拍拍将军的肩膀,从不远处的酒柜里拿出一瓶白兰地替自己斟上一杯,“哦~你暂时还还不能喝,罗,关于Vision,他是他自己而已,他是Jarvis,我,Banner,心灵宝石……的集合体,他会做出自己正确的判断。”

老实说,Vision听到这句话没什么特别的感受,因为这番话于他而言不过是是一个对他的定义和阐述;但一旁的罗德却被Tony的观点给镇住了一瞬,并且在心底微微叹了一口气。

Tony·Stark,一个说话打贫嘴的天才,一个亿万富翁和花花公子,一个善良又充满童心的人,一个将万千责任扛在肩上同时又默不作声的复仇者。

一个无条件信任同伴,支持同伴,给予同伴足够尊重的领袖,即使他从未正面承认。

罗德明白,Tony是将Vision当做自己的战友与独立个体,他没有将Vision当做是某种产物或自己的所属物。

在他看来,Vision是自我进化有血有肉的“人类”,而不是一堆电路的集合。

事实上,Tony莫名相信Vision体内现有的元素都可以很好地达到平衡,至少Jarvis可以。那个默默保护军方密码至最后一刻的Jarvis,是比Vision额头上金光闪闪的心灵宝石更值得骄傲的存在。

于是Wanda和Vision有了自己的小窝,苏格兰有些高的纬度使得这里的春日也姗姗来迟,四月份的天气里,街上的人们还裹着熨帖的大衣。

Vision也给Wanda做了一件。

虽然Tony给了Vision一张据说全球通用的信用卡,但是Vision还是尝试着像恋爱中的年轻人一样,笨拙给予Wanda他所能给的感情。

他们之间的关系很微妙,Vision一向理性的思维到了他的女孩儿这里只剩下了结结巴巴的诉说;一向严肃的面孔只要看到Wanda就会不知不觉牵动面部神经,直到嘴边咧出一条弧度;甚至他还暗自学会了揣摩Wanda这个年纪大多数女孩的审美喜好,变换出了一副颇为英俊的面孔……

如今,我们三岁的Vision,执着于亲手给女孩儿做一条羊毛衫,他跑到郊外的农场煞有介事向把他当做神经病的农场主买了上好的羊毛,又赶到拥有古老历史的作坊里一板一眼学习,最后找到爱丁堡最好的裁缝拜托对方教他设计点考究的款式。

今天这件衣服总算是到了Wanda身上,年轻的女孩儿羞赧地在镜子前转了几个圈,而后回头跑了两步扑到Vision的怀里。

“很合身,Vision.”女孩儿将脸埋在男人的胸膛间,“很漂亮,我喜欢它。”

Vision却在这个时候走了神。

最近他总是走神,起初他觉得可能是因为自己思考的东西越来越多,看到的世界越来越宽广,所以举止和思想越来越贴近人类。如今他才警觉,是头上的心灵宝石有点不对劲。

就像现在,由于心灵宝石能量的波动,Vision甚至不能很好地维持这幅普通人的样貌,他焦虑地捂住额头,蹲下颀长的身体,Wanda担忧的呼唤也变得忽近忽远。

“我们……我们需要联系……Stark……我觉得有可能另一颗宝石在逼近地球。”

Wanda的方才还红润的面容一瞬间苍白起来。

与此同时,神兄弟开诚布公的环节进行不到千分之一,就被闯进来的瓦尔基里给打断了。

“Thor,bad news,那次的跃迁消耗了飞船太多能量,我们原定的时间又太短,飞船里的物资有限,我们很快就要在宇宙里熄火了……”

“What!!”阿斯加德的国王方才舒缓了片刻的心脏被再次揪住,他甚至在这个时间从本来混乱的头脑里捕捉到了一句中庭人的谚语:

“It never rains but is pours.”

祸不单行。

“最近的地方有什么着陆点吗?”还是Loki先开口打破了这毫无用处的沉默,在心底翻了一个白眼后,推开了Thor环在他腰上的手臂,朝瓦尔基里走过去。

“我去查一下……”瓦尔基里对于二人亲密的举动似乎见怪不怪,随后跟着Loki的步子一起来到驾驶室。

海姆达尔正坐在驾驶座上愁眉不展,眼看Loki过来了,也只是点头示意,而后就单刀直入:“最多还有一天,我们就不得不在宇宙漂泊,运气好的话能等来救援。”

“飞船上的食物呢?”

“这点倒不用担心,主要是生命维持装置的能量不足。”

Loki沉默了。

他回眸深深看了一眼他们的人民:有健壮的年轻人,有挺着微隆小腹的女性,有不过堪堪一百岁、正把头埋在母亲衣摆的孩子、有耄耋之年的老人。

大家在劫难中迎来余生,或许正在规划未来美好的日子。他们没有屈服在海拉的暴虐之下,没有放弃任何希望,没有埋怨他们的王为何没有保护好他们。

他们是伟大的阿斯加的人,是九界之中至高无上的美好存在,怎么能这么潦草地结束漫漫神生。

或许,他可以再一次拯救他的人民……

“海姆达尔,你听我说。”Loki深深吸了一口气,又尽数吐出,随即将骨节分明的左手抬起,指尖蓝光闪烁时,宇宙魔方一点点浮现出来。

海姆达尔眸子里难得闪出了挣扎与疑惑的情绪,他试探性地抛出了一个疑问:“Loki……宇宙魔方能传送的人数有限,况且我没有使用它的方法。”

“我有。”Loki平静地开口,莹莹的绿色眸子蒙上了一层水光,“我是九界最强的法师,芙丽嘉魔法的继承者,阿斯加德的皇子……我是,Loki·Odinson……”

“No!Loki,这太冒险了!”海姆达尔仅仅是愣了片刻就慌忙出手阻止Loki,“你没有合适的载体可以承受住这些能量!如果你——”

他的话语被Loki抬手打住,那从小到大桀骜又矜贵的皇子神情难得真诚且温和:“我总有办法。”

伴随着那磁性低沉的声音,绿色的魔法缓缓包裹住仿佛预知了自己命运的宇宙魔方,那晶莹剔透的方匣子开始尝试挣脱法师的束缚,巨大的能量一波一波潮涌般冲击着Loki的身体。

他的眼角渐渐渗出细微的血泪,额头上的冷汗顺着眉骨淌了下来,他平稳的脚步变得虚浮,海姆达尔焦急的呼唤也渐渐渗不进暴戾的屏障。

“Loki!!”

这是……Thor的声音……

“Loki!!”

真是烦人透顶……这个阴魂不散的哥哥不管他跑到哪里都能无误地找到他,一遍遍不厌其带他回家……不过每次,回到家总是安心的……

“Loki!!!!Stop!!”

已经……不能停住了……

“海姆达尔,what is he doing!!Loki怎么了??”感觉到异样的Thor后知后觉仓惶地跑到驾驶舱,迎面就看到他方才还优雅得体,收拾得一丝不苟的弟弟正半跪在地上,用魔法紧紧束缚住暴走的魔方能量,而其他人除了站在原地,什么都做不了,哪怕是接近……

“Thor……我想Loki是在用自己的法术破开宇宙魔方,然后直接拿住无限原石操纵它,传送我们到米德加德。”

“那Loki呢?无限原石的能量你我都清楚,没有任何载体的话,操纵者很有可能——”

“对……Thor,Loki很有可能死亡。”

“No,No No No……”Thor茫然地后退了一步,就在这时,魔方的表面出现的皲裂的纹路,随着一声脆响,与Thor眼眸一样幽蓝纯净的宝石落在Loki的手心里。

Thor看到他不省心的弟弟缓缓转过身,用挂着血污的嘴角勾起了一抹弧度,而后他张张口,却没有发出声音。

但Thor看懂了他的嘴型。

他在说:“Goodbye,brother.”

评论(2)

热度(94)

  1. 异想天开旻之渔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