旻之渔

微博【旻之渔】,搬运请先要一下授权。感谢各位喜欢。头像里那条狗是我

复仇者联盟三之中庭暂居日常【四】

因为想给大家重排一遍自己脑中的剧情,所以叙述有点拖沓,希望大家喜欢

旻之渔#

灭霸的母舰靠阿斯加德人民乘坐的高天尊飞船太近了,两架飞船材质互斥性太强以至于宇宙能量发生波动,灭霸一行人被吸进了黑洞game over,然后神兄弟顺利到达中庭后发生的故事。

日常向

主神兄弟,以及安逸状态下复联众人逐渐与过往和解的种种。

一切错处都是我的,欢迎指正,评论,爱你们

【四】有终点的旅途

Loki行至此时的神生中,对Thor说过数不清的“goodbye”。

在Thor第一次和他分房间睡时,Loki努力睁大湿漉漉的小鹿眼睛,强撑着不让自己哽咽出声,故作坚强地看着温柔的芙丽嘉和Thor,断断续续说道:“good——goodbye,brother.”

年少的Thor其实沉浸在可以摆脱小鬼头,拥有闪电宫的喜悦中,对于弟弟敏感的心思明显不以为然,只是急不可耐地点点头,跟着侍女一路小跑,掠过金光闪闪的长廊,迫不及待扑向属于他的大床。

在Thor第一次和伙伴们出去打猎,但Loki却不巧有魔法课时,身着绿袍的少年神情冷淡又带着点期许,他矜贵地立在闪电宫门前,看着三勇士和他那英姿飒爽的哥哥描绘着森林奇景,缓缓开口:“Thor,范达尔、沃斯塔、霍根,goodbye——如果你们需要一名技艺纯熟的法师的话,我可以考虑和母亲……”

“No,thanks,Loki,我们是去打猎,不需要银舌头和法术。”沃斯塔抢先一步揶揄了Loki一句,然后几个肌肉发达的长发大个儿嘻嘻哈哈乱作一团,从小王子阴沉下来的眼睛前走过。

在Thor第一次随父亲亲历九界视察时,Loki五味杂陈地看着他那不可一世的哥哥跨在健硕的白马上,远远冲他和面露担忧的母亲挥手,听着对方磁性低沉的嗓音连绵不绝传来:“Mother!!Loki!!Goodbye!!”

拥有良好礼数的小皇子轻轻扶额,趁机翻了个白眼,但还是在心底默默念了一句:“goodbye,brother……”

在他们一千多年的生命里,告别是家常便饭,兄弟俩时时刻刻黏在一起的日子占大多数,所以告别总能带来更好的重逢,Loki一直这么坚信着。

但是,这次……

蓝色的光芒笼罩着Loki,如同妖冶的藤蔓攀上他精壮的躯干,贪婪地吮吸着神明引以为傲的生命力。Loki的视线越来越模糊,拿着空间原石的那只手被灼烧着,被蓝色的火焰吞噬着。

看来这次,真的要再见了,my brother……

点点金光忽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冲撞上了暴戾的蓝色屏障,紧接着一条结实的臂膀挣扎着探了进来,用力将拿性命做赌注的法师搂进身着红披风的怀中。

Thor周身的电光与空间原石无声地抵抗着,Loki缓缓睁开被血泪糊住的松绿色眼睛,看见他的国王怒吼着,紧实的肌肉上浮现脉络分明的青筋。

但他依然没有松开怀里的自己。

两位神明就这样与宇宙中远古的神秘力量抗衡着,为了自己的人民,为了阿斯加德,为了彼此。

飞船上的大家不知从谁开始,一个接一个拉起了身边人的手,所有人都默契地无言却坚定。

他们的国王和王子赌上生命和诸神在上的勇气,他们理应回报相应的信任。

终于,在一阵巨大的能量波动后,颤抖的飞船再次恢复死寂,原本站得整整齐齐的人们忽然消失在茫茫星河中,缥缈的宇宙尘埃和光芒余韵未歇,像是欢送伟大的民族又一次劫后余生。

挪威的夜晚,群岛的边缘总是被沁人的海浪拍打着,湖泊上方偶尔掠过逐夜的孤鸟和萤火,静谧的氛围本该是童话最好的繁衍地,如果不是从不远处一深一浅走来三个有些突兀的人影的话。

“Vision,你说心灵宝石指引着咱们来这儿是吗?”略显失真的声音从红色的铠甲中传出,随后那紧密贴合着人脸型的头盔缓缓撤退,乖巧的血边停在男人的脖颈处,湿润的夜色与他星辰般的眼睛很相称。

没错,在这个万家好梦的时间,Tony·Stark在与Pepper的早餐桌上接到了Vision通讯器发来的紧急信号,他歉疚地吻了吻他的女孩儿的脸颊,随后按下了胸前的蓝色三角,被红色的纳米材料包裹成一个无坚不摧的模样,没有回头,以最快的速度飞向苏格兰,又带着Vision和Wanda来到挪威。

他的眼圈下还泛着焦虑的青黑色,他看着一望无际的海平面,任由恐惧感缠绕住他的心神。

六年了,他一直忘不了那个悲痛的噩梦,这么久以来他一直把精力尽可能放在研发保护装置和升级战甲上。老实说他不知道做到什么程度算是做得好,不知道自己最多能保护这颗脆弱的星球到什么时候,但至少在现在,他的心理建设没有跟上这仓促的变化。

“是的,Stark……”Vision踉跄了几步跌倒在地上,眉心处的宝石忽明忽暗,照亮了Wanda担忧的脸。

三个人环顾四周,很快发现了不远处出现了一个撕裂的空间口,Tony迅速让战甲再次覆盖全身,Wanda警惕地将Vision护在背后,指尖跃动着猩红的光芒。

海水起落之间,一个瘦弱的孩子率先从那个诡异的裂缝中飞了出来,Wanda眼疾手快用能量控制住了他,并把他拖到Tony身边。

绝顶聪明的Stark此刻也不能完全辨认眼前的人到底是伪装的外星生物,还是一个“人类”小孩,这个小小的生物穿着类似于北欧壁画里小天使的袍子,与这个时间节点格格不入。

于是他只能把掌心炮对准那孩子的脑袋,同时又放缓语气:“你是谁?小鬼。”

孩子回眸颇为惊恐地望着一个对他来说完全陌生的“铁人”,又看了一眼满面戒备的Wanda,以及额头发光的紫色生物,犹豫着开口:“您好,请问这里是中庭吗,我是阿斯加德人,我叫利德,我们……”

孩子的话音还未落下,那道空间裂口陡然增大,越来越多的阿斯加德人跌落在他们眼前,他们起身后相互搀扶,一个小伙子眼睛尖,发现了被控制住的利德,于是呼唤同伴摆出战斗的姿态:“放开他,中庭人,我们没有恶意!”

“Wait……”Tony有些不可置信地重复一遍他们的名字,“你们是谁?”

“米德加德将我们遗忘了吗?我们是阿斯加德人。”瓦尔基里和海姆达尔喘着粗气,蹒跚着站在人群前面,护住身后的人民。

Tony和Vision飞快交换了一个眼神,气氛一时间胶着起来,直到两个抱在一起的身影飞了出来,滚了几圈倒在Tony脚下。

“是国王和王子!”

Tony低头仔细辨认了一下,惊呼出声:“Shit!Thor?还有小鹿斑比??见鬼,集体来地球度假吗老兄??”

但他没有得到想要的回应,过了片刻,一个绿色的身影砸了出来,而后缓缓缩小,颤抖地喘息着。

“Bruce?”Tony还没从见到Thor的震惊中缓和出来,就又一次看到了他的老朋友。

“All,right……”Tony彻底不想过多言语,他现在要把这些人带回他位于纽约郊区的大楼,总不可能将他的朋友上万的“外星人”留在挪威,然后等着第三次世界大战。

于是疲惫的Stark呼叫了Friday,让她送几架隐形飞机过来,在等待和安排的过程中,Tony不由自主看向紧紧搂抱在一起的神兄弟,随后感觉到心惊胆战。

他当然知道阿斯加德人匆匆忙忙赶过来不是为了度假,但究竟是什么力量能让神明都受此重伤?让整个神域不得不栖身于陌生的土地?

Tony只觉得前路渺渺,他现在需要有人来安慰他,告诉他everything will be fine.告诉他,他所做的一切不是无用功……

“好了小女孩儿,我知道你有办法联系队长他们。”Tony回头看了一眼Vision和Wanda,而后装备起自己,留下一句话后消失在天边,“记得让安排好他们坐上飞机,你们也是,Vision,我们回去后需要谈一谈。”

Vision看着面前喧哗的人群,只能强撑着自己直起身,该死的感应越来越强烈,他捏了捏Wanda冰冷的手掌,开口道:“这里我先来处理,你能联系上他们吗?”

“嗯……”

Wanda摸出了通讯器拨通了某个秘钥。

“Natasha……”

“Wanda?你们在哪里,我们不是说随时保持联系,你……”

“Na……我们这里有情况需要处理,你和队长能现在就来挪威一趟吗?”

“……OK,等见面再说。”

这时,赤裸的Bruce缓缓睁开眼,他盯着无垠的星河沉默了一会儿,偏过头来看见了忙碌的Vision.

“我希望自己不是产生了幻觉……Vision,是你吗?哦,还有你的小女友,好久不见……”

“很高兴再次见到你,博士。”Vision回头认真看着Banner的眼睛,“如果你穿上衣服的话就更好了。”

评论(6)

热度(89)

  1. 异想天开旻之渔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