旻之渔

微博【旻之渔】,搬运请先要一下授权。感谢各位喜欢。头像里那条狗是我

【鬼切联想】【酒茨】
这样想来,茨木每次执着于想和酒吞一战,不过是想让酒吞像从前那样拉着他坐下,再喝一杯罢了。

曾经的心腹在退治以后变为陌生人,酒吞再次醒来后映入眼帘的就是这个妖怪的脸。酒吞很纳闷,为什么这个妖怪那么强大,却一直嚷着让自己征服他。

他酒吞被茨木脚上的铃铛每次扰得心烦意乱。他疑问过,吼叫过,甚至有一次真的出手试图一了百了过。他冷脸想让这个白发的独臂妖怪离自己远一点,却抵不过茨木厚着脸皮要跟在自己身边。

后来有一次,鬼王再次被红叶赶出山,酒过三巡后,妖气四溢,枫叶飒飒,众妖逃窜,天地盘龙变色,百鬼倾巢拗哭。酒吞大笑肆意挥霍着自己的妖力,酒香缠绕着整个山脚,唯独不敢动山头一寸。

“挚友!”

茨木不知何时站在酒吞身边,对方已经烂醉如泥,听见那叮铃铃的铃铛声更是心烦,忍不住出口揶揄道:“百鬼都不敢近本大爷一步,你又来这里做甚?这么大个儿的妖怪每日如同襁褓幼儿一般晃着铃铛,实属难堪!”

茨木没有立即说话,只是忍着酒吞妖力冲击坐在他身边,而后才抿嘴唇犹豫道:“这是吾此生最重要之人赠与,他承诺过若我思念他,便摇来铃铛看看。”

“哈哈哈哈哈哈哈……”酒吞难得没有赶茨木走,而是又灌了自己一口酒,“想不到你蠢到如此地步,若是他的话是真的,为何而今躲着不见你?”

茨木避开酒吞的眼睛:“我与他经历了一场恶战,他受了重伤,忘了从前。”

“你这手臂便是那日失去的?”

“嗯。”

“那是个怎样的人,值得你这般用心?”酒吞忽然觉得有些吃味,他一直默认为茨木最想追随的人是他大江山鬼王,没料到还有其他人横插一脚。

“他是个强大的领袖,和挚友你一样……同嗜酒。我曾经不自量力想要挑战他,他却一次次击败我,而后拉我坐下小酌……”

“哈哈哈哈哈哈哈,有朝一日这懦夫若是出现,我定要会会他。听你描述这家伙与本大爷倒是对性子……”

“他与挚友都是我此生愿以命相换之人……”

“叽叽歪歪倒兴致!”酒吞不耐烦打断茨木的话,捧起葫芦又将陈酿倒在嘴里。

“那挚友,你又为什么非要执着于那女妖?她不过……”

“闭嘴……我的事不让你管。”

酒吞阖上眼,在酒精的催眠下又一次沉沉睡过去。

为什么执着于红叶呢?

因为自己无数次魂牵梦萦,不过是一模身影。那身影的白发变为鲜红之色,肩膀变为窈窕之姿,那个身影似乎一直在自己身后,利齿被红唇掩盖,空荡荡披一件纯白浴衣。

那个身影似乎唤着:“挚友……”

似乎问着:“你看我这身够不够好看?”

……

但是醒来后,酒吞依然把梦里的东西忘得一干二净,只是恍然记得差不多的身高与倩影。

然后他一次又一次去打扰山里名为红叶的女妖怪。

他只想问问梦里的人是不是她。

评论(7)

热度(45)